可可饼干渣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尾声

再讲个笑话:这篇HE了。(奸笑

所爱隔山海

第十赛季结束,曾经的传奇叶秋,现在再次成为传奇的叶修,带着他的一众伙伴,重新站在了荣耀最高的领奖台上。

王杰希坐在观众席微笑地看着舞台上的流光溢彩,那些光在他脸上流动,让他心潮澎湃----那也是他曾经拥有过,并且一直在追求着的光啊。

那么熟悉,那么温暖,就像一团呵在耳边的叹息----

“杰希,等我回来。”

散场后,王杰希拒绝了喻黄二人宵夜的邀请,径直回到酒店房间。

告别前,喻文州意犹未尽拉着他不肯放手:“王队,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出去聊聊吗?我觉得我们真该好好聊聊,联络一下感情。”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这种温柔的语气,就好像在安慰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很诡异,很惊悚,于是他警惕地问:“喻文州,你又在盘算什么?”

“我靠靠靠靠靠啊老王!”倒是黄少天先炸毛了,“我们队长好心好意邀请你怕你一个人异乡的深夜孤独寂寞冷你别不识好歹啊!要不是!呃……我懒得跟你计较!走吧走吧队长我们不要管他了两个人一起甜甜蜜蜜的二人世界多好啊何必带上他这么个不对称的电灯泡啊……”

王杰希奇怪地看着黄少天嘚吧嘚吧嘚,他刚刚说到什么的时候就好像突然噎住了一样,他说到什么了?要不是,什么?

“好啦,少天,”喻文州安抚情绪激动的黄少天,“就让王队一个人去吧,他会没事的。”说完,意味深长地对着王杰希笑了一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王队。你今晚好好休息。”

王杰希被喻文州笑的头皮发麻,赶紧道了晚安,逃也似的消失不见了。

回到酒店后王杰希掏出手机----自17个小时前方士谦在大洋彼岸告诉他“有些事要处理,马上回来”后,还没有回他消息。

王杰希本想跟他说说话再去睡觉的,现在不见方士谦人影,他就爬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起俩人的聊天记录。

一年前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状态下滑,高傲的“魔术师”不甘心看到自己的退步,加紧训练,可是这样一来手腕的负担又加重,有时疼到连筷子都拿不起来。那时候心态不好,没少拿方士谦出气。王杰希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好的,他也总是在事后懊恼不已,可谁在最依赖的人面前没那么点儿小任性呢?

虽然王杰希那段日子就"跟被尼古拉黑暗之神给附体了一样”(方士谦原话),动不动就"跟生理期的小媳妇一样无理取闹”(也是方士谦的原话),好在方士谦跟他心有灵犀,对他的情绪总是表示宽容与理解,从没有因为这些小小的不愉快责怪过他。

王杰希想到这里又不禁佩服起方士谦的洒脱了。四年前“治疗之神”刚刚登顶,方士谦一发觉自己已经再难创造奇迹就立刻激流勇退,挥一挥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去吧!然后潇洒迎接新人生。虽然这个过程,困难了点儿,但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的。

去年夏天他实在气不过方士谦老是跟他打马虎眼儿,直接一趟飞的奔到地球另一端。方士谦一觉醒来看见王杰希给他微信上的留言吓了一大跳,抄汽车钥匙直奔机场,就见他的小队长耷拉着脑袋,提着小小的行李箱,神色黯淡。方士谦要带他回家,他也不从,委委屈屈地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不等了,别让我一个人干吊着,给个痛快,然后我就回去了。”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潮湿的眼睫毛,头发都炸了:“我回去啊,我当然回去啊,我怎么舍得不回去呢?就是我底子太差,脑子也不行,GPA实在恶心,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毕业啊……”

王杰希破涕而笑。

一年了,虽然王杰希现在也没搞懂GPA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但是自从那次脑子一热说走就走的旅行后,他再也不担心方士谦会凭空消失了。

王杰希在床上打了个滚,把窗口拉到最下面,最新一条消息还是俩小时前自己发的,方士谦依旧没有回信。

他想了想,把手机扔到一边儿,自个儿倒头睡了----好啊方士谦,你不回我消息,明儿后天你也别想我再理你了!

方士谦刚刚离开他的那几个月,他在夜里总是辗转反侧的失眠,后来才慢慢有了改善。今晚上海景色宜人,王杰希一夜无梦。

晨光中感觉到耳边震动的王杰希悠悠转醒,他努力拉起胳膊,抬起手指,划灭闹钟,心想睡前应该检查检查的,休息的日子就该把闹钟关掉。

他叹口气,不情不愿的磨蹭起来,看到了一条方士谦的未读消息。

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点开微信去读消息的动作,可他突然有种强烈的预告,强烈到胸腔里响起擂擂的鼓声,他来到门前,缓慢而坚定地拉开门,然后在门的另一边看到了他风尘仆仆的爱人----

“王杰希,我回来了。”

王杰希微笑----他的骑士,跨越14500公里的距离,1462天零16小时的时差,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