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饼干渣

shadow(4)

前文写了一个(我觉得)特别搞笑的片段, 大家都去看一看嘛!
shadow(3)http://58849.lofter.com/post/1cba66ce_ad571ed

-00-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彼时叶修少年在书里看到这句话时,还是个只知道关注故事中男女情情(打,个,码)爱爱的毛头小子,对于这句话,他并没有做过多的思考。

        等他真正作为一名思想健全的成年人,站在生者的角度去思考死亡的时候,苏沐秋正在他臂弯里变凉。

        这一课的代价未免太大。

        后来,叶修渐渐变成了他曾经嗤之以鼻的贪生怕死的“懦夫”,他才明白:原来贪生怕死才是人生常态,而患得患失却是最英勇的活法。

        叶修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看着客厅门外小小的玄关处来来回回收拾行李的苏沐橙,内心平静------如果能把沐橙藏起来,如果能让她平安捱过风头,哪怕我再被迫回到AGO,那也值了。

        “你有多少把握?”魏琛问他。

        “不知道。”叶修望着虚空,皱了皱眉,如实回答。

        “……”魏琛沉默片刻,“你这一走,苏妹子怎么办?”

        “不知道,”叶修吐出一个烟圈,饶有兴致地看着它扩散、消失,心不在焉地说话,“她会照顾好自己。我答应她找出害死沐秋的内鬼,这次机会难得,不能就这么错过。”

        魏琛不说话了,两个人在静默中你一口我一口地吐烟,整个房间愁云压顶。

        他的死像一团黑雾,将我笼罩。

-01-

        陈果一进门被正对着自己的骷髅吓了一跳-----哪门子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啊,她看着露了一半,却反而显得更骇人的骨头想。

        “对不起,”苏沐橙察觉到陈果的惊慌,赶紧去把那模型收了,“吓到你了吧。”

        “那是……?”

        “假的,”苏沐橙笑,“我有时候做做面具玩玩,用这个当模特。”

        “哦,这样啊。”陈果这才放下心来,拍了拍胸口。仔细一看,苏沐橙房间里墙上挂着的架子上摆着的,都是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面具,看起来……真不是一般的诡异。

        陈果上下来回搓着汗毛竖起的胳膊,没啃声。

        “睡衣……可以先穿这套。”苏沐橙向陈果递去一套睡衣,粉红底色小樱桃,意外的很少女,与整个房间的风格格格不入。

        陈果于是没忍住:“这些面具,都是你做的啊?平时睡在这儿,你不觉得害怕?”

        “不觉得啊,”苏沐橙自然地回答,“这些,也不全都是我做的,大部分是别人的,我是最近才开始做的,只做了那么几个,你看。”

        陈果顺着苏沐橙手指的方向去看------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着几个和其他所有都风格迥异的面具,半脸的,蕾丝的,或者羽毛的,很女性化,确实更像是出自苏沐橙之手。

        至于那个“别人”是谁,陈果没问。

        苏沐橙又翻出一套洗具,递给陈果:“洗脸刷牙护肤的,里面都有,虽然比较简单,但凑活这两天还是够了。”

       陈果谢过苏沐橙,捧着一小袋沉淀的瓶瓶罐罐,洗面奶护肤品牙刷牙膏和牙缸,心想着这哪里简单了,简直比我自己在家用的都多啊。

        仔细回想,自己上一次在别人家过夜,几乎是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还在上高中,疯得就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泼猴。

        没想到,时隔多年在朋友家留宿,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沐沐啊,”陈果叫住苏沐橙,“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叶修他有什么计划?”

        苏沐橙叠衣服的双手一顿:“他……他大概是想,先把你留在身边,就当做是他的人证一样,然后,然后等AGO的人查明真凶,再借机会混到内部去吧……嗯,就是这样。”

        “啊?他怎么混进去啊?”

        苏沐橙没吱声。其实她心里也没谱,有“叶秋”的前科,谁也说不准取得AGO的信任会因此变得更容易还是更难。

        还没等她回答,陈果却突然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念叨了一句:“……也是,他不是‘叶秋’吗?而且那家伙也一直挺鸡贼的……”

        苏沐橙乐了:“是呀果果,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他。”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苏沐橙觉得自己不过才低头拿了几样东西,墙上的表针就转到12了。

        “……你这也叫一点儿东西?”叶修伸长脖子看着门边上满满当当的28寸行李箱,神色复杂。

        苏沐橙自知理亏,小脸微红梗着脖子:“谁知道你要走多久啊!”

        “我走了你也不用一直住老魏那,你过一段是要搬回来的啊!”

        “我……!”

        “行了行了,苏妹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魏琛打岔,“你看看你老叶,你也太不懂女人了。你知不知道我前女友,跟我出去开(打,个,码)个(再,打,个,码)房都要背个小行李箱!”

        “……她是要干嘛?还是说你果然因为人到中年肾不行了?”

        “那可不就分手了嘛?”魏琛拍拍肚皮,过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去!你才肾不行了呢!”

        气氛渐渐轻松起来。

        “行了,”魏琛按灭烟头,起身,“我们差不多走了。”


        “嗯。”叶修点头,站起来要送。

        于是陈果也站起来,跟到门口。

        四个人相对无言。

        魏琛提起苏沐橙的行李箱,推开门,冬日的寒风从外面灌进来,混合着潮气,霉味,尘土,还有老旧的味道,他想把这味道记住,像他记住所有他曾经的伙伴一样。苏沐橙站在一旁,深吸一口气,好把这闻惯了的味道装满自己的肺,然后带走。

         叶修开口,发现自己喉咙发哑:“……照顾好自己,别给老魏添麻烦,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我知道了。”苏沐橙说。

        陈果感觉自己就像个局外人,也许一直都是,也许即使现在也不是局里的那个,可是她此刻却迫切地想要加入这个危机四伏的“局”里,或许冒险精神使然,她也说不清楚。

        她感觉到叶修与苏沐橙之间说不明道不破的不舍和挣扎,她说:“……要不然,你们留下吃个午饭?反正也到点了……”
        
        三个人同时一愣。苏沐橙最先感受到话里的善意,没有点破陈果的喧宾夺主:“不用了,果果。时间很紧。我们要走了。”她停了一停,毫无征兆地伸开手搂住陈果的脖子:“谢谢你。”

        陈果没理由地鼻子发酸,拍拍苏沐橙后背:“不用。”
    
        “那我们就走了!”苏沐橙松开陈果,看着叶修说。

        “嗯。回见。”

        苏沐橙挂在叶修脸上的眼神微漾,绽放一层笑意:“回见。”
        
        然后她转身出门,魏琛冲门里的两人点了下头,也迈入昏暗的楼道里。

        叶修和陈果立在玄关处,久久没有动身。

-02-

        直到快入夜,叶修的陈果也没有说话。

        各做各的事,各发各的呆。

        等过了六点,陈果觉得饿,站起来想出门找点吃的,路过客厅时被叶修叫住:“老板娘,你陪我出去一下呗?”

        他坐在沙发上,也不开灯,整个人埋没在沉静的黑暗里,仰头在软和的靠背上挂着,说话的时候懒洋洋地抬起来,看着陈果。

        “啊?好啊。我正想出去吃点东西……”

        叶修疑惑地蹙眉,随即反应过来:“哦,是了,该吃晚饭了……抱歉啊,我家平时不吃晚饭。”

        陈果摇摇头,表示没事,然后问:“那你让我陪你去干啥?”

        叶修披上外套,扬扬手中的小牛皮纸信封:“烧纸。”
        
        两个人在楼后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将火苗对上信封一角,烧了。

        陈果见那信封厚厚一叠,好奇:“这是什么啊?”

        “信,”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还有钱。”

        “钱?”陈果的音量徒然增大。

        “冥币。”叶修看着陈果夸张的表情,忍不住想笑。他侧过头来,半边脸在光里明明灭灭。

        “哦,”陈果觉得这个话题太难接,有点无措,“你,你经常写信吗?”

         叶修明白陈果所指,抬起头来望天,吐了口烟:“也不是,偶尔写写吧。”

        陈果低下头来不说话,她想起在叶修房间里看到的照片,有种预感,但不敢问。

        “是沐橙的哥哥。我一个朋友。”叶修仿佛看破了陈果的心思,兀自回答了陈果心里的疑问。

        陈果惊讶于叶修的坦然:“那你怎么不,不和沐橙一起来烧?”

        “她?”叶修有点好笑,“她要是知道我来给她哥烧纸,她就不会走了。”

        陈果不太明白叶修为什么要笑,但她隐约听出了,叶修给他的朋友,苏沐橙的哥哥来烧纸,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两个人肃立,无言地看着火焰吞噬信封,化成灰烬。

        半晌,叶修扭过头来对陈果说:“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

-03-

        B市某片宁静的别墅区。叶氏次子正头痛欲裂地醒来------叶秋昨天出门应酬,喝到凌晨天边泛白才回家,一回家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现在。

        他做了个小时候的梦,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孩儿,只会奶声奶气地跟在自己性格古怪的双胞胎哥哥屁股后面撒娇------真是个不愉快的梦,叶秋想。

        自叶修离家出走弃商从戎后已有8年,立那次嘉世遇袭叶修失踪也有3年了。叶秋偶尔会想起这个奇葩哥哥,或是想念或是埋怨。

        此刻的心情绝对是埋怨的,因为叶修不负责任的离家出走,叶氏所有的重担都落到他叶秋一个人头上,现在生意不好做,叶氏那么大一个集团也不能一直靠吃老本来维系,于是叶秋只好年纪轻轻就进了公司,帮父亲打点------可是叶修这个做哥哥却的完全逃避了这个责任!

    哦,虽然他并没有比我大很多……

        关于这个人最讨厌的一点是------即使叶秋再怎么气急败坏,也不能畅快地骂他一声娘,因为他娘就是他娘,他们俩是一个妈生的!

        叶秋臭着脸从房间里走出来,下楼,吩咐保姆阿姨帮他热点饭,坐到电视机前看新闻。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收到了一条短信。叶秋低头去看,陌生号码------“最近可能会有人来找你麻烦,你注意安全。”

        叶秋茫然,而后猛然反应过来,恶狠狠地戳手机屏:“混账哥哥!是你吗?!你怎么不回来!”

        那边等了一会儿,就好像是在无语叶秋的称呼:“是我。一言难尽,总之你注意,还有提醒爸妈。照顾好小点儿。”

        “小点儿死了!!!”叶秋愤怒,小点儿死的那天他一个人偷偷哭了好久,可是混账哥哥却不在身边,“他还是你捡回来的呢!!”

        叶修那边却不说话了,就跟无视了他一样。

        叶秋更气,想给叶修打电话,电话还没拨通,门铃声突然响起。

        晚上六七点,叶家一般不会有访客的,叶秋还记得叶修告诉他:注意安全,他挂了电话。考虑到叶修的职业,也许真的会有什么危险也说不定;他有点紧张,小心翼翼地过去开了门:“你们……有什么事吗?”

        门口站着两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一人提了一个黑箱子,问他:“请问,叶秋先生在家吗?”

        “我就是。”

        黑衣人面面相觑:“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叶秋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又响了一声,收到一条短信:“对了,有可能AGO的人会先找到你,你别多说,乖乖跟他们走,他们问你的你如实回答,然后死皮赖脸地跟他们要律师就行了。”

-04-

        陈果和叶修相对坐在小桌子上,七点多钟,吃饭的人还很多,所以他们不得不和别的食客拼桌。

        陈果面前的一小片桌子上,放着两盘素菜一碗米饭。陈果单手捧着米饭小碗问叶修:“你不吃?”

        叶修点点头,两个拇指在手机上点点点。

        陈果探过头去,又问:“你在发短信?”

       叶修这才抬眼看她:“是啊。怎么?”

       陈果想了想:“没有。”

        发短信嘛,现在上到八九十岁的大爷大妈,下到五六岁的小朋友,哪个不会发个短信呢?可是叶修?至少从三年前到现在,陈果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发短信,确实有点奇怪。

        叶修笑笑:“你快吃,吃了快点儿回家。”

        “嗯。”陈果回答,专注地咀嚼食物。

        “老板娘啊,”叶修把手机扣在桌面,突然安静了一会儿,“对不起,连累你了。”

        “没事。”陈果头也不抬地说。

        等陈果吃完,店里的人已经走了大半。和陈果平时的风风火火不同,她吃起饭来倒是不徐不疾,叶修觉得很有意思。

       “我爸刚过世那会儿,公司里一直挺忙的,”陈果低着头收拾桌子------坐她旁边的顾客吃相不佳,弄得桌子上一片狼藉------回答他,“那个时候不注意身体,就把胃给搞坏了,现在吃饭稍微快一点,就疼。”

        叶修点点头。他叼着烟,因为店里禁烟,所以没点。

         陈果抬头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伸手把叶修嘴里的烟给抽出来:“我从前不说你,是因为咱们办公室不禁烟,我也觉得以我的身份不太好干涉你。但今天再看,你抽得也太多了吧。”

        “没办法啊,”叶修伸手要去夺,“心里有事儿,烦闷不堪啊……哎,你给我。”

        陈果躲开叶修慢吞吞划拉过来的爪子:“不行,今晚都不许再抽了!”

        “今晚不抽?今晚不抽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抽了!”AGO里可是不让抽烟的。

        “那正好!帮你戒戒你的烟瘾!”陈果穿好衣服,“走吧!”

        “唉,好吧,都听您的!”叶修装出一幅狗腿子样儿,赶紧掏出钱包去付钱,“这顿我请啦,今后还有的是地方麻烦您呢。”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在小区院子里散步一样数着步子。陈果注意到,这个小院子入夜后更加幽静,连鸟叫都听不到一声,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好安静啊。”叶修喃喃道。

        “嗯。嗯?怎么了吗?”陈果去看叶修的脸,发现他在笑。这样的笑容,在林影绰绰的黑夜里显得有点惊悚,陈果有点害怕。

        “别怕,”叶修笑得更明显了,“是AGO的人找上门来了。”

-05-

       王杰希坐在车里气定神闲地闭目养神,邱非带队下去抓人了,他放心。

        就现状来看,嘉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如果真的不行了……王杰希撑着头的胳膊换了一边,可以考虑把他聘来微草。

        同车的还有两个嘉世的小萌新,见王杰希这尊大神半倚着扶手打盹儿,噤若寒蝉。

        “王队?”邱非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所有人人已经到位,随时可以行动。”

        “嗯,”王杰希哼了一声,“你不用跟我汇报,自己看情况行动吧。”

        邱非迟疑片刻,他们即将面对的可是一度击败王杰希的人,这么随便……真的可以吗?“是!”他最终还是回答。

        王杰希无声地抬了抬嘴角,他明白邱非在犹豫什么,这不过是对这个少年整体素质的一环测试。

         当然王杰希也不会让他去冒险,经昨天一战,王杰希已经判断对方没有实力取他性命,能击昏他全靠不入流的小伎俩,实则与邱非战力相当。

        邱非见王杰希似乎真的已经把指挥权全权交付给他,就决定放手去做了。

         “A组、B组原地待命,隐匿,不要引起居民骚动,”邱非斟酌了一下,“C组跟着我,破门!”

        邱非令下,“黑暗”突然动了起来,原来是一个个潜伏在暗处的队员。

        邱非带着C组的六个人,无声无息地来到目标家门口。他比了个手势,欠身退到一边,下一秒,一个队员就猛地发力踹开了防盗门。所有人在零点几秒的时间里全部闪进屋内,邱非殿后。

        可能是踢门的声音惊动了对门的邻居,老爷爷颤颤巍巍地走出来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对门小两口家的大门敞开,里面黑黝黝不知道有没有人,而门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你!你这是……”

        邱非对爷爷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掀开黑色西装的前襟,露出了里面AGO的标志。

-06-

        陈果听是AGO的人来了,而不是叶修这个不明生物要突然发狂,心情平静下来,她见叶修还保持着迷之微笑,推了他一把:“哎!你笑啥呢!”

        “哦,不是,”叶修敛了敛嘴角,“我有点兴奋。说不定可以看到老同事呢。”

        陈果一想,也是,这家伙不是传说中的“叶秋”吗?

        “你、你真是叶秋啊?”陈果问他。

        “是啊,”叶修头也不回地往前走,“骗你干啥。”

        陈果快步跟上:“可你身份证上写的明明就是叶修啊!”

        叶修闻言瞟了一眼陈果:“谁也没说‘叶秋’是我真名啊。”

        陈果不说话了,她还有很多地方不明白,可是似乎此刻叶修已经没心回答她了。

        两人不知不觉穿过了安静得诡异的小院子,来到单元门口。

        叶修左右看了看两旁的矮灌木,对陈果说:“我们上去吧。”

        灌木丛中藏着的搜查官们冒了一身冷汗,等叶修和陈果进了门,才跟楼上的邱非报告:“邱非,目标带着受害人进楼了。对,一起,现在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好,”邱非单手按着耳麦,“我知道了。”

        叶修晃晃悠悠地爬楼,陈果跟在后头。昏暗地灯光把楼道的房顶压得更低,陈果好像被空气中的浮尘压得说不出话。

         “老板娘,”叶修的声线平稳,“记住,一会儿不管他们问你什么问题,都用‘不知道’‘不记得’,或者别的什么来搪塞。如果进了屋跟他们正面碰上,你千万不要说话。”

        陈果低低地“嗯”了一声,叶修不说话了。

        爬到了四楼他们家门口的时候,在叶修掏口袋找钥匙的空当,隔壁大爷突然慌慌张张地把门打开了:“小叶!你!我……他们!”

        大爷虽然说得语无伦次,但是叶修还是一下就懂了,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跟刚刚青年的动作很像很像:“没事,陈爷爷。您回屋吧。我们没事的。”

        等陈爷爷将信将疑地进了屋,叶修才伸手去探门-----他手一碰,门就来了,锁子已经坏掉了。

        叶修一笑,大概猜到是谁的手笔,更加大摇大摆地领着陈果走进屋去,拉开灯:“呦,小邱。”

        被嘱咐了“要保持安静最好啥都不说"的陈果,看看叶修,又看看沙发上坐着的黑衣少年,一方面觉得AGO行事居然这么简单粗暴,直接把门砸了闯进来,坐在人家沙发上,与其说像军人,更像是黑手党;另一方面,叶修居然真的碰见了熟人,还称其为“小邱非”……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无巧不成书啊。

        果然,那青年看着叶修的眼神动了动:“叶秋……前辈,你能给我们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吗?你背后的这位小姐,她昨天遭到神秘食尸鬼袭击后下落不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要纠正两点,”叶修居然竖起手指开始说教,“第一,我叫叶修,不是‘叶秋’,是你们这次行动的目标;第二,昨天袭击陈果的人身份不明,你在此指明‘他’是食尸鬼,这并不严谨。”

        邱非眼神警惕地看着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这都不重要,”叶修伸开双臂,做出一副毫无抵抗之意的样子,“重要的是,你们不带我走吗?”

        邱非盯着他,下令:“带走!”

        陈果:……这大概是人类史上最奇葩的犯罪嫌疑人了。

-07-

        一百多公里外的S市,一位年轻的女士站在路边跟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子哭诉。

        “那个黑衣人,就、他就从伞里拔出一把剑,然、然后就把那人给,给,给刺死了!”她抽抽搭搭,心有余悸。
      
        听她诉说的男人很有耐心,他微微屈膝,让自己的视线比对面女子还要再低一点,抬手擦了一下她的眼泪:“小姐,别哭了,你已经没事了。这是我的名片,三个月内,如果你的身体有任何不适,都可以拨打我的电话。”

        哭泣的小姐下意识去看名片上的字------方明华,S市AGO轮回随队军医,已婚------现在名片上流行注明自己的婚姻状况吗?

        “我不要你的名片!”姑娘哽咽着打开方明华的手,“你们为什么这么久才来!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样可怕的东西!你们AGO的工作不就是为了我们人民献出生命吗?”

       听了这样的话,方明华温柔的笑脸和语气不变,如果不是他接下来那几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几乎可以算是令人敬佩的好涵养了:“你说的对,小姐,我们AGO的工作人员随时都做好了在必要时刻为我国人民献出生命的觉悟,但恕我直言,像你这样的,真不值得别人为你牺牲啊。”

        说完,方明华转身就走,留下目瞪口呆的女孩儿在原地。

        他径直上车,刚刚把车门关上就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方哥,听说你又毒舌目击证人了?”

        “怎么能怪我呢,明明是那小姑娘的不好。”方明华轻描淡写地笑着,心下明了:自己不会因为这种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投诉受到任何处罚,江波涛只不过用这件事当作调笑。

        “哈哈!”江波涛笑,“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吗?”

        “嗯,”方明华猛打方向盘,躲开了前方一量突然变道还不打转向灯的私家车,然后超车过去,淡定地从车窗伸出手去给对方竖了个中指,嘴上不停,“据那位不可理喻的小姐的证言,凶手身穿黑衣,武器为伞,和最近发布的、H市连环杀人犯画像相符,我们可以试着联系嘉世方面了。”

        “好的,”江波涛说,“方医生辛苦了。”

        “不足挂齿,为人民服务。”

        “好吧,大概还有多久能到?,”江波涛大概是回头看了看停尸房,“还有好几具尸体等着你解剖呢。”

         “二十分钟。”方明华说着,用力踩下油门。

 

 

 

P.S:开头的话出自《挪威的森林》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