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饼干渣

Shadow (1)

全职同人
长篇
架空背景
东京食尸鬼paro

-00-

       夜将尽,秋天已拦不住西伯利亚的寒风,站在阴暗巷子里的人紧紧衣领,嘴角的烟火一闪而过。

        醉酒的男人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高声叫骂——

        “去你妈的!都看不起我——操!等老子发达了,有你们好受的!……啊?"

       挡在他前方的人手持一把漆黑的伞,整张脸藏在影子里看不清,只有嘴边忽明忽暗的烟提醒着从他身旁走过的人这不是一具死物。

       男人被吓了一跳:“日!你他妈大半夜在这装鬼吓人,也看不起我是不是?信不信爷打死你啊!”

       来人闻言一笑,伸手弹了下烟灰,道:“大半夜在街上鬼吼鬼叫扰民,那么就算我吃了你,也是为民除害吧?”

       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疑问或惨叫,满身酒气的男人便已身首异处,无头的尸体先于他的首几重重的跌入血泊之中,静静的淌血。凶手不紧不慢地抽出手帕来擦不小心溅到身上的血,之后把手帕塞回兜里,笑着抽出口中的烟:“抱歉,谁让你这么倒霉赶上一月一度的开斋日了呢,下辈子补偿你吧。黑伞一闪,异样的双眸一瞬间又变回正常。

       夜将尽,尽管秋天已拦不住寒风,流淌的血液一直温暖。灯火虽已阑珊,他们的夜还很长。

-01-

       叶修扛着尸体小心翼翼地钻进房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安静熟练地肢解尸体,手下的动作快的看不清——他要在苏沐橙醒来前为她准备好早餐。

        当他端着细心处理好的肉来到苏沐橙房间时,房间的主人已端坐在电脑前了。

        苏沐橙的房间乍一看很不像是她这样年轻靓丽的女孩子的风格----房间床帘紧闭,四壁挂满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面具,靠近窗台的位置背光放置着一颗头骨,半张脸被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面罩遮着,另外裸露的半边森然的眼眶看得人毛骨悚然----好在叶修已经看习惯了。

       “早啊,”叶修微笑,“不是说了不用起这么早吗?”说着把盘子放在了苏沐橙的电脑桌上。

       “嗯,”苏沐橙回头看他,“我习惯了嘛。再说,光麻烦你一个人照顾我,我自己却睡懒觉,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的小孩子了,多不好意思啊!”

        叶修没应,放下未点燃的烟,在苏沐橙旁边坐下,又叼起来:“快吃!”
      
         苏沐橙拿起刀叉往嘴里送了一口,突然表情痛苦的捂住脸:“唔!我不喜欢有酒味的肉!!”

       “呵呵,”叶修被苏沐橙夸张的动作和表情逗得轻笑,抬手柔了柔苏沐橙的额发,“没办法,今天只分到这样的。听说是酒后心脏病发猝死。”语闭下意识弹了弹并不存在的烟灰,问道:“日本青铜树的事,你知道的吧?” 

       “嗯。”苏沐橙手上动作停了停,点头答道。

       “最近日本那帮右派不安分,搞得中国这边也人人自危,日子越来越难了。”叶修叹气,从盘子里挑了块肉吃。苏沐橙不搭话,也不继续吃,精致的脸庞被长长的刘海藏起来,右眼的血光隐隐若现。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叶修点燃了烟,也不吸,不知在想些什么,房间里只剩下苏沐橙进食时刀叉与盘子碰撞的声音。

       “快吃吧!”叶修最终开口,“吃完了我好收拾收拾去上班。”

        烟因燃尽而熄灭。

-02-

      在大部分人眼里叶修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除了是个超级大烟枪,几乎不与同事交往外,老板陈果还是很满意这个员工的。虽说现在学电脑的一抓一大把,但真的有叶修这么优秀的还是很少。

       在三年前震惊全国的嘉世案发生后,H市人心惶惶,所有居民都想着要搬离这个危险的城市,陈果收到了公司员工大半以上的辞职信,却在这时候捡到了叶修这个刚刚搬来H市的奇葩的求职简历。

        叶修在公司最危险的时刻突然出现,成为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帮助陈果拯救了她爸爸给她留下的唯一心血----说不感激,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今早,陈大老板又对着她“心爱”的员工大发雷霆:“叶!修!办公室里禁止吸烟你难道不知道吗?喝完的咖啡要扔掉你!难道!不知道吗!?再把办公桌搞得乌烟瘴气小心我扣你工资!!”

       “是是是,我这就照办!”叶修诺声连连,手上也不停歇的压灭了烟,又把空罐子一扫丢进垃圾桶,对隔壁骂道:“别把你的空瓶子放我这儿!”

        “老叶,”隔壁魏琛探过头来,笑的幸灾乐祸:“今天你也不容易哟!”

        “滚滚!有一半都是你的功劳!”叶修把魏琛的头推回他自己的桌子,“真搞不懂你是怎么看上那种母老虎的!”

        “怎么了?!”魏琛平时嬉皮笑脸,一扯到老板娘的事比谁都激动,“我就喜欢老板娘怎么了?她多好啊!人又漂亮性格也好,干脆爽快的;那么能干,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我怎么就不能喜欢她了?她难道平时对你不好吗?你说呀!”

        “我又没说她不好!只是,”叶修顿了一下,“你们没可能的。”各种意义上都没可能。

        魏琛还想反驳,却又找不到多好的驳词,悻悻的。

        两人都认真的在工作,叶修突然把脑袋伸到魏琛那,小声问:“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魏晨一愣:“怎么?你有货?”

         “嗯,昨晚弄到的。”

         “成!那下班一起走!”

         “好!”

         约定好的两人都不再说话,仿佛这段对话从没发生过似的,不动声色地继续工作。

-03-

       “欢迎回家!”苏沐橙接过叶修的外衣和公文包,看到叶修身后还跟了个人,一瞬露出疑惑的表情,转瞬又笑道:“老魏!是你啊,欢迎!”

       “你好啊,苏妹子!”魏琛一面解开扣子,一面不忘挖苦叶修,“这个丧心病狂没下限的货没对你做什么吧?跟这种人住一起可要小心啊!”

       “去去去,少废话吧你!哥是那种人吗?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你知道吗?”叶修还嘴,“衣服拿来!”

       “在你地盘怎么了?怕你呀!老夫和你打架有输过吗?”魏琛嘴不停,手上把衣服递给叶修。

       “噗哈哈!”苏沐橙又接过叶修递给她的魏琛的大衣,“你们俩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老绊嘴啊!”

       “我才不稀罕和着老东西拌嘴!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你!”魏琛还想还击,却被苏沐橙推走了:“好啦好啦,先让他去厨房弄饭吧!我都饿死啦!”

       待到三人一起吃完晚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魏琛道别,叶修提出要送送他,两人便把残局留给了苏沐橙,一前一后出了门。

       出门后,两人先是各自点燃了一支烟,送口气似的长吁一口。谁都不愿意先开口,专心地在想自己的事情。

       最终还是叶修先打破僵局:“老魏,你听说日本青铜树的事了吗?”

       魏琛表情沉重:“当然听说了!最近风头紧,人一个个都不敢出门了!你看我和我小弟们不都饿了两个月了!”他苦恼地摸摸下巴,“这帮日本鬼子!也不考虑考虑我们这些一心向善吃个饭都要祈祷一百遍的良民!”

       “呵呵,”叶修莞尔,里面不乏嘲讽的意味,“是吧?最近小心点,就你那智商别被AGO(Anti-Ghouls Organization of China)给抓了!”

       “呸!”魏琛一脸恼火,“你少咒我!”说完巷子便走到了尽头,他摆摆手:“走了!”

       叶修看魏琛混入人群渐渐走远,退回深巷中。

       最近H市的夜晚格外宁静,本喜静的叶修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04- 

       开门回到家,室内因为有苏沐橙在开着灯,突然明亮的环境让叶修的双眼感到不适,他眯起眼,心里却平静下来 .

      “老魏走了?”苏沐橙从厨房里走出来,在围裙上擦干双手。 

        叶修哼了一声算是应了,转身把在门口摁灭的烟蒂投进垃圾桶,走进书房打开电脑。 

        苏沐橙脱下围裙,跟进了书房,重重的趴在叶修背上:“你干嘛呢?秀秀昨天给我推荐了部剧,要不要一会儿看?”

      “嗯?嗯,好啊,”叶修可以想见女孩软软的笑脸,真切地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度与压力,他没回头,“等我忙完啊。”他听到苏沐橙温顺地应了,接着是背上温度与压力的抽离。苏沐橙窝进沙发刷微博,安静不打扰。 

       天光都暗了,H市已完全入夜。叶修和苏沐橙的小家藏在市中心高楼大厦的缝隙里,是一处老旧的居民区。大部分邻居都是中老年人。此时街还是笙歌鼎沸,交通噪音吵的玻璃都在颤抖——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开始,而这丝毫不能打扰老城区的宁静,窗外只传来叶与昆虫的碎语。 

       曾经叶修就是中意这样的宁静才选定这里,他与苏沐秋一拍即合,几乎立即就与房东敲定,买下了这间对三个人来说略显拥挤的房子。 

       彼时小小的家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而今这里却冷清的过分,缺少了年轻人的生气。仅仅因为缺了一个人,家里的气氛就变得截然不同。叶修从来没考虑过苏沐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突然觉得茫然——对所有的一切。 

       但…反正并不是什么要紧的问题,与其毫无头绪的苦恼着,倒不如先陪沐橙看剧转换心情。

 

 -05-

       魏琛扔掉抽完的烟蒂后又点了一支,他用左臂把公文包夹在体侧,右手抽烟。 像所有食尸鬼一样,他,或是叶修,混在人群中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工作、购物、学习,每天做的事与常人无异。

       他家离叶修家并不远,步行只要20分钟的路程。魏琛是相信命运的,他和叶修就是那种有着孽缘的那种朋友:更年轻的时候互相看不爽,现在却成了同事做了朋友,家还住得这么近。

       街边小摊飘来的油烟味让魏琛感到不适,他于是加快脚步,急转弯想抄僻静的小道回家。可突然传来陌生的食尸鬼和人血的气味,让他瞬间暴怒。妈的!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老夫的地盘捕猎!他在心里暗骂。 在食尸鬼中,有一部分是渴望平静的生活的,像他像叶修;这样的食尸鬼,强大则标记属于自己的领地并禁止其他食尸鬼在其之上猎食,在特定时段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手段获得食物,自己裹腹并分与弱小;弱小则寻找强大的获得庇护。 

       在自己的地盘上禁止别人的劣势行为是十分必要的,一方面在于所谓“强者的尊严”,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在于避免惹祸上身。所以暴怒的魏琛立刻赶了过去,但当他看到被那个陌生的食尸鬼压在地上的陈果时,还是怔了一下。

       魏琛是相信命运的。 

       他来不及戴上面具,瞬间发力打开赫子,挡住对方即将刺入陈果心脏的凶器,然后一击毙命。 他无心去检查对手的生死,立刻冲过去询问陈果的伤情,但倒在地上的陈果已经失去意识,所幸的是仅仅腿部受伤,并不很严重。魏琛松了口气,将她横抱而起,跑出巷子…… 

 

-06-

        陈果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病床前坐着叶修。见她醒了,先起身按了铃,然后问道:“老板娘,你感觉怎么样了?” 

        陈果嗓子有点哑:“我没事,老魏呢?” 

        叶修说:“嗯?他啊,他去休息了。昨天把你送来后守了你一夜。”叶修不敢多问,陈果为什么会问起魏琛。 见陈果没回话,叶修继续解释:“他昨天回家正好碰上被袭击的你,幸好这个老东西那时脑子清醒立刻打了AGO的电话,不然老板娘你可能就被吃掉了。”

       陈果觉得疑惑:“我昨天看见……”老魏变成食尸鬼救了我。她在昏过去的一瞬间看见一个食尸鬼杀死了袭击她的那一个,那满是胡茬的脸分明就是魏琛的。 她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病人醒了吗?”医生方士谦走了进来。 

     “是的。”叶修起身,方士谦向他微微颌首示意,又转向陈果:“陈小姐?”

       陈果点头,方士谦笑咪咪的:“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有不适吗?” 

       陈果又摇头:“没有。”

       方士谦说:“你只是惊吓过度,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外伤;我真好奇把你报警的那位同志是怎么把你救下来的;如果你愿意,马上就可以出院,最近注意伤口不要沾水,不要吃辛辣的东西,隔两天来找我换一次药,好好休息,伤口很快就可以愈合。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方士谦,是你的主治医生。”

     “你好。”陈果注意到方士谦一直笑着,语速很快但吐字清晰,她把头转向一边,看向方士谦身后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这位是?” 

     “我叫王杰希,是AGO的工作人员。关于您被袭击的事,我想问您几个问题,如果方便的话……”

       陈果露出不解的表情:她为什么要被盘问? 

       没等王杰希说话,方士谦先开口了:“陈小姐,你的情况有点特殊,要知道很少有人遭到食尸鬼袭击后,还能如此‘完整’的被救出的。而且,最近局势不太稳定,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闻言陈果一口答应。

       得到陈果的许可后,方士谦朝王杰希点了下头,后者便在病床边坐下了。

       这时陈果才有机会仔细观察王杰希的相貌:很年轻,深褐色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眼睛…似乎不太对称?陈果忍不住不礼貌的盯着看起来,对方也不介意,坦率的与陈果对视。与方士谦不同,王杰希给人一种秋天的感觉:明媚却冷淡。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录音笔:“介意我录音吗?” 

     “不介意。” 王杰希低头开始调整录音笔,又抬起头来看叶修:“不好意思,请让我和陈小姐单独相处一会儿,可以吗?”商量的问法,命令的语气。

       叶修耸耸肩:“老板娘,那我就先办公室了。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陈果应了,叶修便跟着方士谦出了病房。 

 

-07-

       魏琛其实一直在门外等着,他本来坐在走廊对面的长椅上,看到方士谦带着王杰希进了病房瞬间紧张起来。

       方士谦出来时魏琛站在门口,他见方士谦从病房里出来,拘谨地冲他笑了笑——他不知为何在方王二人面前就底气不足;得到了方士谦礼节性的回复后,看到了跟在他后面脸色有点难看的叶修。 

       等方士谦走远了,叶修环顾四下,确定没人后开口便问:“你被老板娘看到了?” 

       魏琛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确定,当时情况太紧急,我没时间想那么多。”

       叶修皱着眉:“先去我家吧,回去大家一起商量。”

 

tbc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