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dow (1)

全职同人
长篇
架空背景
东京食尸鬼paro

-00-

       å¤œå°†å°½ï¼Œç§‹å¤©å·²æ‹¦ä¸ä½è¥¿ä¼¯åˆ©äºšçš„寒风,站在阴暗巷子里的人紧紧衣领,嘴角的烟火一闪而过。

        é†‰é…’的男人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高声叫骂——

        â€œåŽ»ä½ å¦ˆçš„!都看不起我——操!等老子发达了,有你们好受的!……啊?"

       æŒ¡åœ¨ä»–前方的人手持一把漆黑的伞,整张脸藏在影子里看不清,只有嘴边忽明忽暗的烟提醒着从他身旁走过的人这不是一具死物。

       ç”·äººè¢«å“了一跳:“日!你他妈大半夜在这装鬼吓人,也看不起我是不是?信不信爷打死你啊!”

       æ¥äººé—»è¨€ä¸€ç¬‘,伸手谈了下烟灰,道:“大半夜在街上鬼吼鬼叫扰民,那么就算我吃了你,也是为民除害吧?”

       è¿˜æ²¡æ¥å¾—及发出任何疑问或惨叫,满身酒气的男人便已身首异处,无头的尸体先于他的首几重重的跌入血泊之中,静静的淌血。凶手不紧不慢地抽出手帕来擦不小心溅到身上的血,之后把手帕塞回兜里,笑着抽出口中的烟:“抱歉,谁让你这么倒霉赶上一月一度的开斋日了呢,下辈子补偿你吧。黑伞一闪,一样的双眸一瞬间又变回正常。

       å¤œå°†å°½ï¼Œå°½ç®¡ç§‹å¤©å·²æ‹¦ä¸ä½å¯’风,流淌的血液一直温暖。灯火虽已阑珊,他们的夜还很长。



-01-

       å¶ä¿®æ‰›ç€å°¸ä½“小心翼翼地钻进房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完全丧失了刚刚捕猎时的风度。他安静熟练地肢解尸体,手下的动作快的看不清——他要在苏沐橙醒来前为她准备好早餐。

        å½“他端着细心处理好的肉来到苏沐橙房间时,房间的主人已端坐在电脑前了。

       â€œæ—©å•Šï¼Œâ€å¶ä¿®å¾®ç¬‘,“不是说了不用起这么早吗?”说着把盘子放在了苏沐橙的电脑桌上。

       â€œå—¯ï¼Œâ€è‹æ²æ©™å›žå¤´çœ‹ä»–,“我习惯了嘛。再说,光麻烦你一个人照顾我,我自己却睡懒觉,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的小孩子了,多不好意思啊!”

        å¶ä¿®æ²¡åº”,放下未点燃的烟,在苏沐橙旁边坐下,又叼起来:“快吃!”
 è‹æ²æ©™æ‹¿èµ·åˆ€å‰å¾€å˜´é‡Œé€äº†ä¸€å£ï¼Œçªç„¶è¡¨æƒ…痛苦的捂住脸:“唔!我不喜欢有酒味的肉!”

       â€œå‘µå‘µï¼Œâ€å¶ä¿®è½»ç¬‘,抬手柔了柔苏沐橙的额发,“没办法,今天只抓到这样的。”语闭下意识弹了弹并不存在的烟灰,问道:“日本青铜树的事,你知道的吧?” 

       â€œå—¯ã€‚”苏沐橙手上动作停了停,点头答道。

       â€œæœ€è¿‘日本那帮右派不安分,搞得中国这边也人人自危,日子越来越难了。”叶修叹气,从盘子里挑了块肉吃。苏沐橙不搭话,也不继续吃,精致的脸庞被长长的刘海藏起来,右眼的血光隐隐若现。

       ä¸¤äººåŒæ—¶é™·å…¥æ²‰é»˜ï¼Œå¶ä¿®ç‚¹ç‡ƒäº†çƒŸï¼Œä¹Ÿä¸å¸ï¼Œä¸çŸ¥åœ¨æƒ³äº›ä»€ä¹ˆï¼Œæˆ¿é—´é‡Œåªå‰©ä¸‹è‹æ²æ©™è¿›é£Ÿæ—¶åˆ€å‰ä¸Žç›˜å­ç¢°æ’žçš„声音。

       â€œå¿«åƒå§ï¼â€å¶ä¿®æœ€ç»ˆå¼€å£ï¼Œâ€œåƒå®Œäº†æˆ‘好收拾收拾去上班。”
 çƒŸå› ç‡ƒå°½è€Œç†„灭。



-02-

      åœ¨å¤§éƒ¨åˆ†äººçœ¼é‡Œå¶ä¿®åªæ˜¯ä¸€ä¸ªæ™®æ™®é€šé€šçš„上班族,除了是个超级大烟枪,几乎不与同事交往外,老板陈果还是很满意这个员工的。虽说现在学电脑的一抓一大把,但真的有叶修这么优秀的还是很少。

       æ›´é‡è¦çš„是:叶修,和自己最喜欢的美女专栏作家沐雨橙风——苏沐橙,关系非常好!是的,陈果并不知道两人其实住在一起。据叶修本人透露,他不想让老板娘知道这件事是一是因为怕狂热粉丝的骚扰,二是怕被掐死。陈果并不是不好奇他们两人是如何相识又交好的,但这种问题……也不是那么好问出口的吧?

       ç„¶è€Œä»Šæ—©ï¼Œé™ˆå¤§è€æ¿åˆå¯¹ç€å¥¹â€œå¿ƒçˆ±â€çš„员工大发雷霆:“叶!修!办公室里禁止吸烟你难道不知道吗?喝完的咖啡要扔掉你!难道!不知道吗!?再把办公桌搞得乌烟瘴气小心我扣你工资!!”

       â€œæ˜¯æ˜¯æ˜¯ï¼Œæˆ‘这就照办!”叶修诺声连连,手上也不停歇的压灭了烟,又把空罐子一扫丢进垃圾桶,对隔壁骂道:“别把你的空瓶子放我这儿!”

        â€œè€å¶ï¼Œâ€éš”壁魏琛探过头来,笑的幸灾乐祸:“今天你也不容易哟!”

        â€œæ»šæ»šï¼æœ‰ä¸€åŠéƒ½æ˜¯ä½ çš„功劳!”叶修把魏琛的头推回他自己的桌子,“真搞不懂你是怎么看上那种母老虎的!”

        â€œæ€Žä¹ˆäº†ï¼Ÿï¼â€é­ç›å¹³æ—¶å¬‰çš®ç¬‘脸,一扯到老板娘的事比谁都激动,“我就喜欢老板娘怎么了?她多好啊!人又漂亮性格也好,干脆爽快的;那么能干,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我怎么就不能喜欢她了?她难道平时对你不好吗?你说呀!”

        â€œæˆ‘又没说她不好!只是,”叶修顿了一下,“你们没可能的。”各种意义上都没可能。

        é­ç›è¿˜æƒ³åé©³ï¼Œå´åˆæ‰¾ä¸åˆ°å¤šå¥½çš„驳词,悻悻的。

        ä¸¤äººéƒ½è®¤çœŸçš„在工作,叶修突然把脑袋伸到魏琛那,小声问:“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é­æ™¨ä¸€æ„£ï¼šâ€œæ€Žä¹ˆï¼Ÿä½ æœ‰è´§ï¼Ÿâ€

         â€œå—¯ï¼Œæ˜¨æ™šå¼„到的。”

         â€œæˆï¼é‚£ä¸‹ç­ä¸€èµ·èµ°ï¼â€

         â€œå¥½ï¼â€
         çº¦å®šå¥½çš„两人都不再说话,仿佛这段对话从没发生过似的,不动声色地继续工作。



-03-

       â€œæ¬¢è¿Žå›žå®¶ï¼â€è‹æ²æ©™æŽ¥è¿‡å¶ä¿®çš„外衣和公文包,看到叶修身后还跟了个人,一瞬露出疑惑的表情,转瞬又笑道:“老魏!是你啊,欢迎!”

       â€œä½ å¥½å•Šï¼Œè‹å¦¹å­ï¼â€é­ç›ä¸€é¢è§£å¼€æ‰£å­ï¼Œä¸€é¢ä¸å¿˜æŒ–苦叶修,“这个丧心病狂没下限的货没对你做什么吧?跟这种人住一起可要小心啊!”

       â€œåŽ»åŽ»åŽ»ï¼Œå°‘废话吧你!哥是那种人吗?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你知道吗?”叶修还嘴,“衣服拿来!”

       â€œåœ¨ä½ åœ°ç›˜æ€Žä¹ˆäº†ï¼Ÿæ€•ä½ å‘€ï¼è€å¤«å’Œä½ æ‰“架有输过吗?”魏琛嘴不停,手上把衣服递给叶修。

       â€œå™—哈哈!”苏沐橙又接过叶修递给她的魏琛的大衣,“你们俩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老绊嘴啊!”

       â€œæˆ‘才不稀罕和着老东西拌嘴!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â€œä½ ï¼â€é­ç›è¿˜æƒ³è¿˜å‡»ï¼Œå´è¢«è‹æ²æ©™æŽ¨èµ°äº†ï¼šâ€œå¥½å•¦å¥½å•¦ï¼Œå…ˆè®©ä»–去厨房弄饭吧!我都饿死啦!”

       å¾…到三人一起吃完晚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魏琛道别,叶修提出要送送他,两人便把残局留给了苏沐橙,一前一后出了门。

       å‡ºé—¨åŽï¼Œä¸¤äººå…ˆæ˜¯å„自点燃了一支烟,送口气似的长吁一口。谁都不愿意先开口,专心地在想自己的事情。

       æœ€ç»ˆè¿˜æ˜¯å¶ä¿®å…ˆæ‰“破僵局:“老魏,你听说日本青铜树的事了吗?”

       é­ç›è¡¨æƒ…沉重:“当然听说了!最近风头紧,人一个个都不敢出门了!你看我和我小弟们不都饿了两个月了!”他苦恼地摸摸下巴,“这帮日本鬼子!也不考虑考虑我们这些一心向善吃个饭都要祈祷一百遍的良民!”

       â€œå‘µå‘µï¼Œâ€å¶ä¿®èŽžå°”,里面不乏嘲讽的意味,“是吧?最近小心点,就你那智商别被AGO(Anti-Ghouls Organization of China)给抓了!”

       â€œå‘¸ï¼â€é­ç›ä¸€è„¸æ¼ç«ï¼Œâ€œä½ å°‘咒我!”说完巷子便走到了尽头,他摆摆手:“走了!”

       å¶ä¿®çœ‹é­ç›æ··å…¥äººç¾¤æ¸æ¸èµ°è¿œï¼Œé€€å›žæ·±å··ä¸­ã€‚

       æœ€è¿‘H市的夜晚格外宁静,本喜静的叶修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04- 

       å¼€é—¨å›žåˆ°å®¶ï¼Œå®¤å†…因为有苏沐橙在开着灯,突然明亮的环境让叶修的双眼感到不适,他眯起眼,心里却平静下来 .

      â€œè€é­èµ°äº†ï¼Ÿâ€è‹æ²æ©™ä»ŽåŽ¨æˆ¿é‡Œèµ°å‡ºæ¥ï¼Œåœ¨å›´è£™ä¸Šæ“¦å¹²åŒæ‰‹ã€‚ 

        å¶ä¿®å“¼äº†ä¸€å£°ç®—是应了,转身把在门口摁灭的烟蒂投进垃圾桶,走进书房打开电脑。 

        è‹æ²æ©™è„±ä¸‹å›´è£™ï¼Œè·Ÿè¿›äº†ä¹¦æˆ¿ï¼Œé‡é‡çš„趴在叶修背上:“你干嘛呢?秀秀昨天给我推荐了部剧,要不要一会儿看?”

      â€œå—¯ï¼Ÿå—¯ï¼Œå¥½å•Šï¼Œâ€å¶ä¿®å¯ä»¥æƒ³è§å¥³å­©è½¯è½¯çš„笑脸,真切地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度与压力,他没回头,“等我忙完啊。”他听到苏沐橙温顺地应了,接着是背上温度与压力的抽离。苏沐橙窝进沙发刷微博,安静不打扰。 

       å¤©å…‰éƒ½æš—了,H市已完全入夜。叶修和苏沐橙的小家藏在市中心高楼大厦的缝隙里,是一处老旧的居民区。大部分邻居都是中老年人。此时街还是笙歌鼎沸,交通噪音吵的玻璃都在颤抖——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开始,而这丝毫不能打扰老城区的宁静,窗外只传来叶与昆虫的碎语。 

       æ›¾ç»å¶ä¿®å°±æ˜¯ä¸­æ„è¿™æ ·çš„宁静才选定这里,他与苏沐秋一拍即合,几乎立即就与房东敲定,买下了这间对三个人来说略显拥挤的房子。 

       å½¼æ—¶å°å°çš„家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而今这里却冷清的过分,缺少了年轻人的生气。仅仅因为缺了一个人,家里的气氛就变得截然不同。叶修从来没考虑过苏沐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突然觉得茫然——对所有的一切。 

       ä½†â€¦åæ­£å¹¶ä¸æ˜¯ä»€ä¹ˆè¦ç´§çš„问题,与其毫无头绪的苦恼着,倒不如先陪沐橙看剧转换心情。

 

 -05-

       é­ç›æ‰”掉抽完的烟蒂后又点了一支,他用左臂把公文包夹在体侧,右手抽烟。 åƒæ‰€æœ‰é£Ÿå°¸é¬¼ä¸€æ ·ï¼Œä»–,或是叶修,混在人群中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工作、购物、学习,每天做的事与常人无异。

       ä»–家离叶修家并不远,步行只要20分钟的路程。魏琛是相信命运的,他和叶修就是那种有着孽缘的那种朋友:更年轻的时候互相看不爽,现在却成了同事做了朋友,家还住得这么近。

       è¡—边小摊飘来的油烟味让魏琛感到不适,他于是加快脚步,急转弯想抄僻静的小道回家。可突然传来陌生的食尸鬼和人血的气味,让他瞬间暴怒。妈的!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老夫的地盘捕猎!他在心里暗骂。 åœ¨é£Ÿå°¸é¬¼ä¸­ï¼Œæœ‰ä¸€éƒ¨åˆ†æ˜¯æ¸´æœ›å¹³é™çš„生活的,像他像叶修;这样的食尸鬼,强大则标记属于自己的领地并禁止其他食尸鬼在其之上猎食,在特定时段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手段获得食物,自己裹腹并分与弱小;弱小则寻找强大的获得庇护。 

       åœ¨è‡ªå·±çš„地盘上禁止别人的劣势行为是十分必要的,一方面在于所谓“强者的尊严”,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在于避免惹祸上身。所以暴怒的魏琛立刻赶了过去,但当他看到被那个陌生的食尸鬼压在地上的陈果时,还是怔了一下。

       é­ç›æ˜¯ç›¸ä¿¡å‘½è¿çš„。 

       ä»–来不及戴上面具,瞬间发力打开赫子,挡住对方即将刺入陈果心脏的凶器,然后一击毙命。 ä»–无心去检查对手的生死,立刻冲过去询问陈果的伤情,但倒在地上的陈果已经失去意识,所幸的是仅仅腿部受伤,并不很严重。魏琛松了口气,将她横抱而起,跑出巷子…… 

 

-06-

        é™ˆæžœé†’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病床前坐着叶修。见她醒了,先起身按了铃,然后问道:“老板娘,你感觉怎么样了?” 

        é™ˆæžœå—“子有点哑:“我没事,老魏呢?” 

        å¶ä¿®è¯´ï¼šâ€œå—¯ï¼Ÿä»–啊,他去休息了。昨天把你送来后守了你一夜。”叶修不敢多问,陈果为什么会问起魏琛。 è§é™ˆæžœæ²¡å›žè¯ï¼Œå¶ä¿®ç»§ç»­è§£é‡Šï¼šâ€œä»–昨天回家正好碰上被袭击的你,幸好这个老东西那时脑子清醒立刻打了AGO的电话,不然老板娘你可能就被吃掉了。”

       é™ˆæžœè§‰å¾—疑惑:“我昨天看见……”老魏变成食尸鬼救了我。她在昏过去的一瞬间看见一个食尸鬼杀死了袭击她的那一个,那满是胡茬的脸分明就是魏琛的。 å¥¹æ²¡æ¥å¾—及问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â€œç—…人醒了吗?”医生方士谦走了进来。 

     â€œæ˜¯çš„。”叶修起身,方士谦向他微微颌首示意,又转向陈果:“陈小姐?”

       é™ˆæžœç‚¹å¤´ï¼Œæ–¹å£«è°¦ç¬‘咪咪的:“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有不适吗?” 

       é™ˆæžœåˆæ‘‡å¤´ï¼šâ€œæ²¡æœ‰ã€‚”

       æ–¹å£«è°¦è¯´ï¼šâ€œä½ åªæ˜¯æƒŠå“过度,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外伤;我真好奇把你报警的那位同志是怎么把你救下来的;如果你愿意,马上就可以出院,最近注意伤口不要沾水,不要吃辛辣的东西,隔两天来找我换一次药,好好休息,伤口很快就可以愈合。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方士谦,是你的主治医生。”

     â€œä½ å¥½ã€‚”陈果注意到方士谦一直笑着,语速很快但吐字清晰,她把头转向一边,看向方士谦身后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这位是?” 

     â€œæˆ‘叫王杰希,是AGO的工作人员。关于您被袭击的事,我想问您几个问题,如果方便的话……”

       é™ˆæžœéœ²å‡ºä¸è§£çš„表情:她为什么要被盘问? 

       æ²¡ç­‰çŽ‹æ°å¸Œè¯´è¯ï¼Œæ–¹å£«è°¦å…ˆå¼€å£äº†ï¼šâ€œé™ˆå°å§ä½ çš„情况有点特殊,要知道很少有人遭到食尸鬼袭击后,还能如此"完整”的被救出的。而且,最近局势不太稳定,所以…你懂的。”

       é—»è¨€é™ˆæžœä¸€å£ç­”应。

       å¾—到陈果的许可后,方士谦朝王杰希点了下头,后者便在病床边坐下了。

       è¿™æ—¶é™ˆæžœæ‰æœ‰æœºä¼šä»”细观察王杰希的相貌:很年轻,深褐色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眼睛…似乎不太对称?陈果忍不住不礼貌的盯着看起来,对方也不介意,坦率的与陈果对视。与方士谦不同,王杰希给人一种秋天的感觉:明媚却冷淡。 

       çŽ‹æ°å¸Œä»Žå£è¢‹é‡ŒæŽå‡ºä¸€åªå½•éŸ³ç¬”:“介意我录音吗?” 

     â€œä¸ä»‹æ„ã€‚” çŽ‹æ°å¸Œä½Žå¤´å¼€å§‹è°ƒæ•´å½•éŸ³ç¬”,又抬起头来看叶修:“不好意思,请让我和陈小姐单独相处一会儿,可以吗?”商量的问法,命令的语气。

       å¶ä¿®è€¸è€¸è‚©ï¼šâ€œè€æ¿å¨˜ï¼Œé‚£æˆ‘就先办公室了。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é™ˆæžœåº”了,叶修便跟着方士谦出了病房。 

 

-07-

       é­ç›å…¶å®žä¸€ç›´åœ¨é—¨å¤–等着,他本来坐在走廊对面的长椅上,看到方士谦带着王杰希进了病房瞬间紧张起来。

       æ–¹å£«è°¦å‡ºæ¥æ—¶é­ç›ç«™åœ¨é—¨å£ï¼Œä»–见方士谦从病房里出来,拘谨地冲他笑了笑——他不知为何在方王二人面前就底气不足;得到了方士谦礼节性的回复后,看到了跟在他后面脸色有点难看的叶修。 

       ç­‰æ–¹å£«è°¦èµ°è¿œäº†ï¼Œå¶ä¿®çŽ¯é¡¾å››ä¸‹ï¼Œç¡®å®šæ²¡äººåŽå¼€å£ä¾¿é—®ï¼šâ€œä½ è¢«è€æ¿å¨˜çœ‹åˆ°äº†ï¼Ÿâ€ 

       é­ç›ç‚¹ç‚¹å¤´ï¼Œåˆæ‘‡æ‘‡å¤´ï¼šâ€œæˆ‘不确定,当时情况太紧急,我没时间想那么多。”

       å¶ä¿®çš±ç€çœ‰ï¼šâ€œå…ˆåŽ»æˆ‘家吧,回去大家一起商量。”

 

tbc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