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若只如初见 1

方王不拆
不长
原著背景,是第七赛季季后赛到第八赛季结束这段时间
BE?
(混更,别问我为啥不更shadow,新疆四十度不想说话

小满

夏天才过了四分之一。
大花猫躲在墙根的阴影里避暑,天气热得连鸟儿都不想开口鸣叫,风压下一波波热浪,拍打在地面又涌起来。
王杰希机械地走在微草俱乐部的走廊里,风吹过汗津津的颈部是凉的,浮动在脚踝的空气分明又是滚烫的。新建筑往往不像老古董,再炎热的天气室内总是阴凉的,大而明亮的窗,外壁色深而薄的墙,完美地向学历不高的职业选手们诠释了“温室效应”。
他正要往训练室去。酷热的天气加之因使用过度而坏掉的空调迫使经理给队员们放了假,可是身为队长的王杰希是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假期的——他总有些事要做。
打开电脑,主机风扇吹出的热量都让王杰希感到窒息。他要在这赛季结束前,再从训练营里揪出几个好苗子。
临时放置的老旧风扇吱呀吱呀的投诉,扇叶软绵绵地搅不动粘稠的空气。王杰希抖动衣领希望能获得一点清凉慰籍,可只是杯水车薪,队服浸湿黏在背上。
“杰希!”长他一岁的前辈突然冲进来,兴奋的神情像个孩子。一米八几的身体跑起来,撩起的清风似乎吹干了些王杰希脸上的汗。
“前辈?”王杰希抬眼看方士谦,看到他开心的样子自己的心情也明朗起来,“怎么了?”
方士谦朝他笑,颇有向他邀功的意味,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一只小猫。
王杰希眼神一亮,随即又傲娇的把惊喜藏起来:“哪儿来的?”
“门卫大爷捡到的,”方士谦知道自己的小队长喜欢猫,特地问大爷要来,“怎么样?留着它吧!”
“可是…队内不允许养宠物…”
方士谦看到了王杰希眼底的不舍和纠结,也理解他作为队长的苦衷,于是以自己的名义向他求情,又保证他会向经理亲自说明情况,不会给队里造成麻烦。在方士谦的软磨硬泡下,王杰希最终还是妥协了——向方士谦?还是向自己?他也说不清。
“那就起名叫'小满'吧!”王杰希说。
“好,”方士谦笑咪咪的,“都听你的。”
他把头蹭过去,与王杰希交换了一个转瞬即逝的吻。
啊,今天的工作又荒废了。王杰希想。


夏至

经理最终也没同意他们在队里养猫。小满被安顿在了王杰希的爷爷家。
王杰希和方士谦有事没事就喜欢往那跑。一是爷爷住在四合院里,凉快又清静;二是爱猫心切的王杰希总想来看看可爱的小满。
小满很粘方王二人——谁说动物不懂事呢?小满可清清楚楚的记着是这俩人把他带来了这个天堂呢!
“今天又来看猫了啊,小杰?”隔壁的奶奶眉开眼笑。
“是啊。”王杰希接过奶奶手里提的菜回答。
“你好呀,小方!”
“奶奶好!”方士谦因为太频繁的和王杰希一起出没在这条老巷子,以至于那些看着王杰希长大的爷爷奶奶们都记下他了。这让方士谦很开心。
方士谦又把奶奶的菜从王杰希手里抢过来,问:“您家老伴儿最近身子可好?”
“嗨,别提了!”奶奶一摆手,“最近老是叫唤着腿疼、腿疼!都一把老骨头了,也不能学着坚强点儿!天天就知道使唤我伺候他!奶奶个腿儿的!”
奶奶虽然嘴上说这抱怨的话,可眼睛里闪耀着满满的都是幸福呢!
方士谦突然特别羡慕这对儿白头偕老的老夫妻,又有点同情夫人早逝的王爷爷。想着又卖力的帮王爷爷扫起地来。
过往的老人们打趣道:“哟!老王头儿!你可好啊!一下又了俩孙子呢!”
王爷爷躺在躺椅上乐呵呵地挥动蒲扇,老躺椅晃动着饱和的满足感。
巷子里的老人们大都过了知天命的岁数,虽有满堂儿孙但一年到头都难见一面。想王杰希这样就在爷爷身边儿工作,也有时间陪老人家的年轻人真不多。他的父母亲都在外地工作,于是照顾老人的重担都落在了王杰希头上。即使当队长的再忙,当孙子的也要抽出时间来陪陪爷爷。
方士谦看着专心逗猫的王杰希,王爷爷看着他们俩,眼波里泛滥的都是爱意。


小暑

傍晚还是很热。
水泥地面像个醉汉,把白天猛灌的太阳的热量到了黄昏时分一股脑地吐出来,热坏了地上的人儿。
王杰希一个人走在微草旁边的苹果林道儿上,有些果子白天被大热风吹了下来,又被来往的车辆碾碎。刚刚开始凉下来的风就着那些碎了的、仍挂在枝头的果子味在整条街上流窜,煽动每个路人美好的情绪。
在这样的一群人里,闷闷不乐的王杰希显得格格不入——他无法停下去想方士谦说的话:我要退役了。
王杰希理解方士谦这么做的理由,他状态下滑的很明显;方士谦的小接班人袁柏清虽然还没能完美的继承“治疗之神”的衣钵,但整体水平也趋于成熟;为了队伍将来的成绩,也许方士谦真的退了才好;就算退役了,两人也还是会有时间独处,可是…可是王杰希就是不能释怀,自己也不能说服自己。
他们二人从最初的互相看不顺眼,发展到今天这样互相亦师亦友的恋人关系经历了多少?彼此改变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多到王杰希都不想提。
虽然不是完美的,但也是相伴成长的最温暖的状态。一直以来都是并肩在荣耀的路上奔跑着,现在却要留他一人面对今后所有的问题?
王杰希不甘心啊。方士谦已经决定放手,踏上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只有他还要在最初的路上固执的坚持,总感觉就这样被孤零零的丢下了。
他闷烦的踢开脚边的果子,被蒸红的小果子顺从的滚到一边,碰到另一双鞋尖上。
方士谦站在路的尽头等他,有点强颜欢笑,有点无奈,有点无助。
王杰希却好像个小孩子耍起了性子,不抬头看他。
两人长久的对峙着。直到街上的人都少了,方士谦的腿都麻了。“走吧。”王杰希走到方士谦的面前。
方士谦登时笑了,特轻松特愉快特二皮脸的样子。拉起他的小队长微凉的手,往回走去。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