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中)

寒露

入秋后,太阳公公露脸时,灿烂的笑容依旧烤的人心焦,但傍晚的风一旦吹起,人们即刻能感受到秋天淡淡的寒意。 

一阵风撩起王杰希的裤脚,钻进他宽松的运动裤里,他紧了紧衣领。 旁边的方士谦察觉到同行人的小动作,别过头来问他:“咋了?”

 “没什么,”王杰希笑,“就是有点儿凉。”

“哦。”方士谦低头找了一圈儿,然后把王杰希耷拉在身侧的手抓住揣进兜儿里。王杰希啥都没说,笑了。

新赛季开始,身为队长的王杰希每天都杂务缠身,加之他决心在方士谦退役前再赢一个冠军加紧了自己的训练,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一起去王爷爷家了。正是晚饭点儿,生活规律的老人们大都在家里吃饭,胡同里罕有行人,因此也格外安静。

还没跨进大门,就听见小满在院儿里喵喵叫着。“小满这是怎么了?”方士谦问,“怎么叫的这么凄惨啊?”

“是在发情了吧?”王杰希漫不经心,“爷爷,我们过来了!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王爷爷穿着短袖中裤,喵喵叫着的小满享受的趴在爷爷肚子上。“不冷!我身子硬朗着呢!”语毕洒脱一笑,呼噜了一把猫毛。小满烦躁地低吼,来回蹭着王老爷子的手。

“爷爷好!“方士谦熟稔地扬手打招呼,接着迈开长腿就去抓小满。小满见势就躲,这么大个儿一人,哪儿能跑的有猫快啊?这一人一猫就在堆满盆栽杂物的小院里玩起了游击战。

“呵呵呵呵呵,”老爷子看着热闹,“哎呀呀,年轻人就是有活力!”

王杰希眯着眼瞅那上蹿下跳的大猴,啼笑皆非:”哪儿有他这么有活力的啊?多大的人了……“眼见着方士谦终于一把捞起小猫,王杰希又忍不住出言提醒:”你小心着点儿,别让小满又把手给抓了……“

方士谦嘿嘿嘿地笑:“嗐!小满乖着呢!哪儿能伤着我啊!哎呦呦呦呦!”话还没说完,小满就挣扎着跳下了地。着陆后却还恋恋不舍地蹭着方士谦的腿。

“嘿,”方士谦蹲下来,笑容柔软,“你个小傲娇!”然后偷偷瞄了一眼身后的人,“和他一样。”


立冬

蓝天被撕裂了口儿,冬天“咣”地一声就掉下来了。北风吹干了空气,天上总堆着云却从来不下雪。

“哎呦喂,”方士谦突然仰起头来,一只手在口袋摸索着找抽纸,“又流起来了……”

王杰希眼疾手快,抽出一张纸就往方士谦脸上糊:“说真的,你干脆去买个加湿器得了……”

北京的冬天干燥,加上热烘烘的暖气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烤,方士谦一到这时候就频繁地流鼻血,可是本人还十分顽固地拒绝加湿器。

“不买!”方士谦接过纸巾草率的揉进鼻子里,“那玩意儿可容易滋生细菌了,不卫生!”

“行!那你就让你的鼻子流血去吧!“

“哎你别!杰希你别跑那么快!”

早餐前两个人在微草后院里慢跑,栏杆外面的果树叶子早就掉光了,还有几颗不服输的果子干巴巴的挂在枝头。周末时微草正副队长总是要出门来放松身心,锻炼锻炼宅男脆弱的小身板儿。

王杰希一路在前边儿跑,方士谦一路在后边儿捂着鼻子追。俩人儿绕着院子跑了一大圈才气喘吁吁地停下。

“哈、哈、哈,我,我说你!王杰希你跑这么快!想干嘛!奥林匹克又不缺你这么一个宅男选手!”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啊,“王杰希听了方士谦的话哈哈大笑,气喘着转过来看他,显然他自己体力也好不到哪去,”我就是觉得,好久没这么,运动了,让我想起,我高中的时候。“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在北京的雾霾里依旧阳光明媚的脸出了神,记忆力有些别扭的桀骜不驯的少年如今早已不见踪影,面前的在外人眼里成熟又可靠的队长多久没这么开怀地笑过了呢?

“不知道高中时候的班花现在怎么样……”

方士谦突然听到对面人慢吞吞地念叨起高中时代的姑娘,瞬间就炸了毛:“王杰希你说什么?!居然敢在我面前提别的女人?!”

王杰希被身后一跃而起的人吓了一跳,随着又暖洋洋地笑了,他抬手把方士谦鼻孔里摇摇欲坠的纸团儿重新塞回去:“你瞧你那样儿!急什么!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那也不行!”方士谦说“那”字时声音拐了个弯,颇有撒娇的意思,“在我面前堂而皇之地提起旧情人,你当我是什么了?”

“哪儿有什么旧情人,”王杰希笑,“你是第一个啊!”

治疗之神受到会心一击。


冬至

冬至这天微草对蓝雨,客场险胜。

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叫唤着不服,说要跟微草的队员们竞技场约架,方士谦照例嘲讽,两人就这么掐起来了。

“发挥的不错!”

“彼此彼此!”喻文州像这样突然笑眯眯地从某个角落窜出来已经不会吓到王杰希了。

“新的战术,看来微草花了不少功夫呢!”喻文州说话是软糯的南方人味道,和他那张温吞的笑脸很搭。

“是啊,”王杰希抿嘴一笑,“专门用来对付你们的。”可不能被他这张老好人的脸给骗了——王杰希在心里如是说。

对话暂时告终——在围观方士谦和黄少天拌嘴时这两人一直有着莫名其妙的默契。

“看你话那么多,得呼出多少二氧化氮啊!广东这么多年入冬失败肯定都是你的功劳!”

“少装逼不成丢把脸了吧老文盲!那是二氧化碳!”

“……啊?”

“噗、哈哈哈哈……”生活围绕着这两活宝总是充满了乐趣。

“说起啦,喻队,”王杰希回头的时候小小的得意了一下自己181的身高,“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饺子馆吗?今天冬至。”

“饺子?为什么要吃饺子?”

“为什么?因为今天冬至啊……”

“可是冬至……不应该吃汤圆吗?”

“……”

“……”

两队凑在一起的时候也特别容易感觉到我大天朝的南北差异……

最后大家既没吃饺子也没吃汤圆,而是在两队老板的牵头下一起去吃了自助。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聚餐结束时已经将近午夜。

“季后赛见!”喻文州只有在这种时候不会藏起眼里的锋芒。

“季后赛见。”王杰希理了理衣领,欣赏而从容地接过喻文州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年冠军肯定是我们的到时候别忘记发贺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

王杰希白了一眼抽疯的黄少天,掉头走了:“回见!”

这会儿北京下起了雪,可惜王杰希并不在北京,他刚刚收到了家人发来的照片——从窗口窥探到小小的一角粉色夜空,细微的雪沫从天儿降看得不太清楚。下一张照片是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饺子的照片——从担任队长开始,尽管工作的地方和是同城,王杰希也很少有机会回家了。

“唠完了?”

“完了。”王杰希走到方士谦身旁,垂眼看他做手操。

“黄少天这小子……”方士谦低声念叨,“状态越来越好了。”

王杰希不说话,他深知状态下滑给方士谦带来的压力,然而他对此却束手无策。于是他只好默默的伸手拉住方士谦,他的手被自己揉得发红却没有一点热度。

队内的其他人先坐出租车回住处了,街上只有两道影子沉默地向前。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