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dow (3) 上

(证明我没死……证明我还没弃坑……


-00-

    éš¾å¾—的大晴天,陈果半卧在床头想给自己削个苹果,无奈左手有伤,平时很快就能搞定的事现在是如何也做不来了。

    æ­£å½“陈果忙于与苹果搏斗没有听到反复响起的敲门声时,王杰希自己已经推门进来了:“我来帮你吧!”

    é™ˆæžœç–‘惑的抬头,发现王杰希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正提着箱子抱着外套等她答复:“哦,是你啊!快进来坐!”一周时间,她已经习惯这个天生异相的年轻人偶尔来她这坐坐了。

    çŽ‹æ°å¸Œå‘她点头示意,走到病床前从床下拉出这等坐下,伸手示意陈果把苹果给他:“我来帮你吧!”

    â€œå•Šï¼Ÿä¸ç”¨äº†ä¸ç”¨äº†ï¼Œæˆ‘不削皮也能吃!”
    çŽ‹æ°å¸Œç¬‘:“没关系,你不用跟我客气的。你刚刚不是还要削皮来着?”他径自拿过陈果手中的苹果和水果刀,轻车熟路地削起苹果来。

    é™ˆæžœæƒŠè®¶åœ°çœ‹ç€çŽ‹æ°å¸Œç†Ÿç»ƒåœ°å‰Šå¥½ä¸€ä¸ªè‹¹æžœï¼Œåž‚下来的果皮甚至没有断过。

    ä¸ä¸€ä¼šå„¿ï¼Œä¸€åªè¢«å‰Šå¹²å‡€äº†çš„苹果递到了陈果眼前。

    â€œå“‡å“¦ï¼Œâ€é™ˆæžœæŽ¥è¿‡è‹¹æžœæ„Ÿå¹ï¼Œâ€œè°¢è°¢ï¼â€

    çŽ‹æ°å¸Œæœ‰ç‚¹å›°æƒ‘的眯起眼来,这让他的两只眼睛看起来对称一些了:“怎么了吗?”

    â€œæ²¡ä»€ä¹ˆï¼Œâ€é™ˆæžœæŠ±æ­‰åœ°å¯¹ä»–笑笑,“我只是觉得现在这个年代能削好苹果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有点吃惊。”

     â€œæ˜¯è¿™æ ·å•Šï¼Œâ€çŽ‹æ°å¸Œä¸å¥½æ„æ€çš„摸了摸脑袋,对陈果的说法表示赞同,又解释道:“我是……从小没有父母照顾,还要照看妹妹。迫不得已,就学会了。”

    â€œæ˜¯å—?你一定是个好哥哥!话说回来,你是为什么决定从事这份工作的?陈果有时神经大条,“你父母……你妹妹没有反对吗?这份工作真么危险。”

     çŽ‹æ°å¸Œåž‚下头,收敛了放松的表情:“特殊原因。”他没有再对此做出解释。

    â€œæŠ±æ­‰â€¦â€¦â€æ„è¯†åˆ°è‡ªå·±é—®äº†ä¸è¯¥é—®çš„事的陈果也低下头去,苹果也攥在手里没有吃。

    â€œæ²¡å…³ç³»ï¼Œé™ˆå°å§ä½ ä¸ç”¨åœ¨æ„ï¼â€é™ˆæžœå¾ˆæ„Ÿè°¢æ­¤æ—¶çŽ‹æ°å¸Œçš„善解人意。

    æ˜Žåªšå´æ²¡æœ‰æ¸©åº¦çš„冬季的阳光,陈果一直也忘不了王杰希垂下头去的一瞬间,小孩子般忍耐痛苦的表情。

-01-

    é™ˆæžœç¬¬ä¸€æ¬¡è§åˆ°çŽ‹æ°å¸Œç©¿ä¾¿è£…,此时她正怔怔的呆立在他身后。

    â€œè¿™â€¦â€¦æ€Žä¹ˆå›žäº‹ï¼ŸçŽ‹é˜Ÿï¼Ÿâ€

    â€œä½ æ²¡å—伤吧?”王杰希问。他其实为了保护陈果一直跟在她后面,此时突地见到一个莫名其面的神秘人,不得已现身在她面前。

    â€œæˆ‘……”陈果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点发飘,她努力的让自己镇静下来,“我没事。”

    â€œé‚£å°±å¥½ï¼Œâ€çŽ‹æ°å¸Œæ¾äº†ä¸€å£æ°”,他的关键证人没有受伤,还有能力自己逃离战场,这帮了他不少忙,“陈小姐,你听我说。我不知道来者何人,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危险。所以一会儿和这人打起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我不能保证我能保护好你,我不清楚这人的实力。一会儿我让你快跑你别犹豫,一定尽全力快往人多的地方跑,跑进住宅楼里也是可以的,明白了吗?”

    â€œæˆ‘……知道了,”陈果抱着皮包,紧盯着对面的黑衣神秘人,“那王队你呢?”

    â€œæˆ‘?”王杰希显然对这种关心感到莫名其妙,他轻笑,“我不会有事的。注意了——”

    â€œå•Šï¼Ÿâ€é™ˆæžœä¸€æ„£ã€‚

    â€œè·‘!”

    å·²ç»æ²¡æœ‰æ—¶é—´ç•™ç»™é™ˆæžœçŠ¹è±«ï¼ŒçŽ‹æ°å¸Œåœ¨å¼€å£çš„一刹那就冲了出去,与那黑衣人战成一团。陈果也马上反应过来,拔腿向与王杰希冲出去的方向相反的那边跑了出去。

    çŽ‹æ°å¸Œå¹¶ä¸å‡†å¤‡å’Œè¿™ä¸ªå±é™©çš„黑衣人决一死战,可是他必须给陈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逃走。

    ä»–将手中的箱子重重的砸向对方,可那黑衣人却用手中的黑伞一挡——两柄武器碰撞发出闷响,那看似轻巧的雨伞竟然把王杰希沉重的箱子格挡开了。

    çŽ‹æ°å¸Œå¿ƒä¸‹ä¸€æƒŠï¼ŒæŠ½æ‰‹å‘后跳开一步,却是抽出箱子里的昆克扬手劈了过去。

    çŽ‹æ°å¸Œçš„昆克形似一把长柄的战斧,是重量较大的甲赫,因而攻速较慢。那黑衣人不紧不慢的向左一侧身就躲开了攻击,紧接着从伞柄里抽出来一把细剑,将横扫而来的王杰希的攻击轻而易举的挡下了。

    ä»–持剑的右手一翻,竟然将攻击力极强的昆克别再了剑下。

    çŸ­çŸ­å‡ åç§’,王杰希竟在这黑衣人手里讨不到一点好处。他一边惊异于这人的身手,一边又谨慎地观察着这人手里的伞——这东西,不知道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ä»–刚想抽身离开,黑衣人却先说话了,声音粗重毫无波澜,明显是经过处理的:“我劝你放我过去。”

    çŽ‹æ°å¸ŒçŒ›åœ°æ‰¯å‡ºæˆ˜æ–§ï¼Œé€€åŽä¸€æ­¥ç´§æŽ¥ç€ä¸€å‡»ä¸Šå‰ï¼šâ€œæ•éš¾ä»Žå‘½ï¼â€

    ä»–拔斧再上,那黑衣人左闪右避,是不是用那把牙签似的细剑格挡,就是不见他放出赫子——是不想暴露身份吗?王杰希冷静的判断着,不放出赫子就和受过正式训练的检察官交手,这货是太过自满吗?还是说……

    æˆ˜æ–§å’Œç»†å‰‘你来我往间,王杰希冷汗直冒——这个人,真的有这种实力吗?

    â€œä½ è¿™æ˜¯ä½•å¿…呢?”黑衣人再次开口,“那女人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她死了你也不过是少几个月奖金;为了这个把命给搭上,不太值吧?”

    â€œåºŸè¯å°‘说,你还不一定有杀死我的实力!”王杰希看似气急败坏,实则清醒地计算着时间——马上,马上陈果就能逃出他的追击范围!

    â€œå•§ï¼Œæ­»çŠŸï¼â€é»‘衣人用雨伞挡开又一记重击,因此伞面被划出一道大口子。王杰希借机向前冲刺,想要击碎遮住黑衣人面孔的伞。

    çœ¼è§å°±è¦è´¥éœ²çœŸå®¹ï¼Œé»‘衣人也不恋战,向后连跳几步堪堪躲开王杰希的几次上挑下劈。眼看后脚刚踏进黑暗中,持伞的左手一抖收了伞面,伞尖尖竟然射出一颗子弹。

    çŽ‹æ°å¸ŒæŠŠä»–逼得步步后退,本想乘胜追击一睹其伞面下的真容,或者逼迫他放出赫子,这样也好日后调查这人的身份。没想到逼得太紧反而害了自己,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躲闪那枚子弹,右胸中弹!

    è¿™æŠŠä¼žå½¢æžªçš„威力不大,中弹后王杰希身形仅仅一晃,可是他很疑惑——这么近的距离,怎么会瞄不准,打人还用这种打不死人的鸟枪……

    å’¦ï¼Ÿ

    è¯æ²¡è¯´å®Œï¼ŒåŒè…¿å´ä¸å—控制的向下一软,跪倒在地。那枪是……麻醉枪吗?!

    çŽ‹æ°å¸Œå¿ƒä¸‹ä¸€å‡‰ï¼Œè‡ªå·±å½“上搜查官这么多年,竟然要在这样的地方……

    é‚£é»‘衣人见王杰希倒了,却不向他靠近,反而径直走过王杰希急匆匆地去追陈果了。光从破碎的伞面射入,将伞下的阴影切开一角,他经过王杰希的一瞬间,倒地的角度让王杰希正好可以看见——是他!

    ä½†æ˜¯çŽ‹æ°å¸Œå·²ç»æ— åŠ›åŽ»è¿½äº†ã€‚胸前的伤口不大,可是放着不管的话也会造成失血性休克;腿脚不能活动,不能自己去附近的医院;那么……

-02-

    è¿½ä¸Šé™ˆæžœå¹¶ä¸æ˜¯ä»€ä¹ˆéš¾äº‹ã€‚陈果专注的一路狂奔,叶修悄无声息的跟在她后面,甚至不用刻意隐藏自己她也不会察觉,一记手刀见她劈昏了过去。

    å¶ä¿®å¼ç€çƒŸï¼Œä¸æ€¥ç€å–她性命。反而在倒地不起的陈果身旁转悠了几圈,把她扛起来,往更深的黑暗中去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