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饼干渣

shadow (3)

-00-    

        太阳表面有肉眼可见的黑子,月球的背面永远不为人知,光明所到之处必有黑暗,无论哪里都有光线照不到的角落。    

        一周前,陈果百无聊赖的靠在床头望天。

        难得的大晴天,陈果半卧在床头想给自己削个苹果,无奈左手有伤,平时很快就能搞定的事现在是如何也做不来了。

        正当陈果忙于与苹果搏斗没有听到反复响起的敲门声时,王杰希自己已经推门进来了。

        陈果听见动静疑惑的抬头,发现王杰希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正提着箱子抱着外套等她发现:“哦,是你啊!快进来坐!”一周时间,她已经习惯这个天生异相的年轻人偶尔来她这坐坐了。

        王杰希向她点头示意,走到病床前从床下拉出这等坐下,伸手示意陈果把苹果给他:“我来帮你吧!”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削皮也能吃!”  

        王杰希笑:“没关系,你不用跟我客气的。你刚刚不是还要削皮来着?”他径自拿过陈果手中的苹果和水果刀,轻车熟路地削起苹果来。

        陈果惊讶地看着王杰希熟练地削好一个苹果,垂下来的果皮甚至没有断过。

        不一会儿,一只被削干净了的苹果递到了陈果眼前。

       “哇哦,”陈果接过苹果感叹,“谢谢!”  

        王杰希有点困惑的眯起眼来,这让他的两只眼睛看起来对称一些了:“怎么了吗?”   
        “没什么,”陈果抱歉地对他笑笑,“我只是觉得现在这个年代能削好苹果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有点吃惊。”

       “是这样啊,”王杰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对陈果的说法表示赞同,又解释道:“我是……从小没有父母照顾,还要照看妹妹。迫不得已,就学会了。”   

       “是吗?你一定是个好哥哥!话说回来,你是为什么决定从事这份工作的?"陈果有时神经大条,“你父母……你妹妹没有反对吗?这份工作这么危险。”   

        王杰希垂下头,收敛了放松的表情:“特殊原因。”他没有再对此做出解释。   

        “抱歉……”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的陈果也低下头去,苹果也攥在手里没有吃。

        “没关系,陈小姐你不用在意!”陈果很感谢此时王杰希的善解人意。

        明媚却没有温度的冬季的阳光,陈果一直也忘不了王杰希垂下头去的一瞬间,小孩子般忍耐痛苦的表情。

-01-   

        陈果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穿便装,此时她正怔怔地呆立在他身后。

        “这……怎么回事?王队?”    

        “你没受伤吧?”王杰希问。他其实为了保护陈果一直跟在她后面,此时突地见到一个莫名其面的神秘人,不得已现身在她面前。
        “我……”陈果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点发飘,她努力的让自己镇静下来,“我没事。”  

        “那就好,”王杰希松了一口气,他的关键证人没有受伤,还有能力自己逃离战场,这帮了他不少忙,“陈小姐,你听我说。我不知道来者何人,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危险。所以一会儿和这人打起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我不能保证我能保护好你,我不清楚这人的实力。一会儿我让你快跑你别犹豫,一定尽全力快往人多的地方跑,跑进住宅楼里也是可以的,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陈果抱着皮包,紧盯着对面的黑衣神秘人,“那王队你呢?”    

         “我?”王杰希显然对这种关心感到莫名其妙,他轻笑,“我不会有事的。注意了——”    
 
         “啊?”陈果一愣。

         “跑!”     已经没有时间留给陈果犹豫,王杰希在开口的一刹那就冲了出去,与那黑衣人战成一团。陈果也马上反应过来,拔腿向与王杰希冲出去的方向相反的那边跑了出去。

        王杰希并不准备和这个危险的黑衣人决一死战,可是他必须给陈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逃走。

        他将手中的箱子重重的砸向对方,可那黑衣人却用手中的黑伞一挡——两柄武器碰撞发出闷响,那看似轻巧的雨伞竟然把王杰希沉重的箱子格挡开了。

        王杰希心下一惊,抽手向后跳开一步,却是抽出箱子里的昆克扬手劈了过去。    

        王杰希的昆克形似一把长柄的战斧,是重量较大的甲赫,因而攻速较慢。那黑衣人不紧不慢的向左一侧身就躲开了攻击,紧接着从伞柄里抽出来一把细剑,将横扫而来的王杰希的攻击轻而易举的挡下了。
   
        他持剑的右手一翻,竟然将攻击力极强的昆克别再了剑下。

        短短几十秒,王杰希竟在这黑衣人手里讨不到一点好处。他一边惊异于这人的身手,一边又谨慎地观察着这人手里的伞——这东西,不知道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他刚想抽身离开,黑衣人却先说话了,声音粗重毫无波澜,明显是经过处理的:“我劝你放我过去。”  

        王杰希猛地扯出战斧,退后一步紧接着一击上前:“恕难从命!”    

        他拔斧再上,那黑衣人左闪右避,时不时用那把牙签似的细剑格挡,就是不见他放出赫子——是不想暴露身份吗?王杰希冷静的判断着,不放出赫子就和受过正式训练的检察官交手,这货是太过自满吗?还是说……

        战斧和细剑你来我往间,王杰希冷汗直冒——这个人,真的有这种实力吗?  

        “你这是何必呢?”黑衣人再次开口,“那女人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她死了你也不过是少几个月奖金;为了这个把命给搭上,不太值吧?”   

        “废话少说,你还不一定有杀死我的实力!”王杰希看似气急败坏,实则清醒地计算着时间——马上,马上陈果就能逃出他的追击范围!

        “啧,死犟!”黑衣人用雨伞挡开又一记重击,因此伞面被划出一道大口子。王杰希借机向前冲刺,想要击碎遮住黑衣人面孔的伞。

        眼见就要败露真容,黑衣人也不恋战,向后连跳几步堪堪躲开王杰希的几次上挑下劈。眼看后脚刚踏进黑暗中,持伞的左手一抖收了伞面,伞尖尖竟然射出一颗子弹。

        王杰希把他逼得步步后退,本想乘胜追击一睹其伞面下的真容,或者逼迫他放出赫子,这样也好日后调查这人的身份。没想到逼得太紧反而害了自己,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躲闪那枚子弹,右胸中弹!

        这把伞形枪的威力不大,中弹后王杰希身形仅仅一晃,可是他很疑惑——这么近的距离,怎么会瞄不准,打人还用这种打不死人的鸟枪……

         咦?
  
        话没说完,双腿却不受控制的向下一软,跪倒在地。那枪是……麻醉枪吗?!

        王杰希心下一凉,自己当上搜查官这么多年,竟然要在这样的地方……     

         那黑衣人见王杰希倒了,却不向他靠近,反而径直走过王杰希急匆匆地去追陈果了。光从破碎的伞面射入,将伞下的阴影切开一角,他经过王杰希的一瞬间,倒地的角度让王杰希正好可以看见----伞下那张脸,是他!

        但是王杰希已经无力去追了。胸前的伤口不大,可是放着不管的话也会造成失血性休克;腿脚不能活动,不能自己去附近的医院;那么……

-02-    

        追上陈果并不是什么难事。陈果专注的一路狂奔,叶修悄无声息的跟在她后面,甚至不用刻意隐藏自己她也不会察觉,一记手刀将她劈昏了过去。

        叶修叼着烟,在倒地不起的陈果身旁转悠了几圈,把她扛起来,往更深的黑暗中去了。   

        几小时前,叶修和苏沐橙逛街回来后不久,在手机上看到了陈果的留言,刚想祝贺她出院,就接到了还在嘉世就职的研究员老友关榕飞的电话。为了不暴露身份,除了每月要去关榕飞那领“口粮”走后门的时候联系,他们平时几乎不打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关榕飞就问:“你最近惹事了?”  

        叶修一听,想起被自己的陈果,心下一惊----难道这么快就被调查出来了?“没有啊,倒是身边一个熟人,被‘咬’了。”   

        “哦……”关榕飞今天一反往常困倦的模样,若有所思,“刚刚方士谦,就那个‘治疗之神’,打电话来问我嘉世前队长叶秋。”  

        “那你……”  

        “我告诉他了。”   

        “什么!?”叶修惊得差点跳起来,“你告诉他了?你知道他身边还有谁吗?!”  

        “我知道,你先冷静,”关榕飞说,“他都告诉我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快解释。”叶修此刻稍稍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现在这种情况,嘉世不被上面信任,最困难的就是情报太少,很难查出当年的奸细,所以,拉拢一个有手段从上面搞到情报的人是很重要的,”关榕飞解释。

      “嗯我知道。你跟他说了多少?”       “仅限于你就是‘叶秋’本人,”关榕飞说,“你不知道,我最近一直瞒着你,H市出现了一个连环杀手,作案快准恨,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似乎很熟悉我们查案子的套路。但是这么一个聪明人,你猜怎么?上次作案居然被人看到了,据目击证人描述,那样子,很像你。”  

        叶修头皮发麻:“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因为怕你一个人去调查。”关榕飞坦然 。

       “……”叶修无言以对,关榕飞是对的,如果他早些知道,他一定会自己去调查的。

      “方士谦决定现在我们这边。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但目前他没有骗我的理由。”

       叶修渐渐放松,靠回沙发上:“好吧,有什么事我再跟你联系。以后这种事,你不告诉我你就等着吧!”   

      “哦,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看着你去送死。”关榕飞做捧读状,叶修好像听见他翻了个白眼。

        “关老师!您能不能来一下?”叶修听见关榕飞那边,从远一点的地方传来找他的声音。“我知道了。”关榕飞回头喊,又恢复了一贯的漫不经心。

       叶修点了支烟,不说话。

       “那我这有什么动静我也联系你。回见。”关榕飞说。

      “嗯。”叶修闷闷的哼了一声,挂了电话----如果真的是有人刻意冒充他,想引起AGO对他的注意,那么----叶修眯起眼睛----今天刚出院的陈果可能有危险了。

-03-      

        陈果朦朦胧胧地被一阵争执吵醒。

      她扭了扭身体,发现自己还能动,没死,还躺在床上。就是脖子好疼,像是多年未犯的颈椎病又复发了。

      昨天王杰希叫她快点跑她就只顾着狂奔,竟然连一个大活人靠近了她她都没发觉。也不知道王杰希怎么样了。想到这里,陈果一颗心又揪起来。

        王杰希其实年纪真的很轻,比陈果还小几岁,上次他说自己参军是特殊原因,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隐情。

        门外的争吵一直不停,听不清内容,陈果被吵得头疼,索性坐直了身子观察起四周的环境----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陈果却不觉得害怕,因为整间屋子的陈设简单又促使生活气息,小盆栽,待机的电脑,猫咪摆件,三人合影----咦?仔细一看,那不是叶修和苏沐橙吗?这是叶修的房间?那另一个人是……  

        陈果忍不住站起来端详起了那张照片。合影里的其中两个人是叶修和苏沐橙没错了,虽然年纪明显小很多,这大概是多年前的照片了吧;第三名少年温和地笑着,白净的脸和苏沐橙有8分相似,莫非……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从没听叶修提起过?不对,他本身也不怎么聊自己的事……

        开门声把陈果吓了一跳:“哎呀果果,你醒来了?”

        苏沐橙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陈果夸张地后跳半步还摆起一点也不标准的空手道防御架势:“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陈果摇头,她并不惊讶地看到了苏沐橙,“沐沐,这到底是……”  
      
       “嘘,”苏沐橙做出很少见的强硬的姿态来,打断了陈果的发问,摆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你能活动吗?先跟我来,我们这就跟你解释清楚。”

-04-

        魏琛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认识叶修多年,他一定会认为叶修是个疯子,然后毫不犹豫地把他杀掉,尤其是当他看到方士谦坐在叶修家客厅,而苏沐橙又把陈果从卧室里领出来的时候。

        陈果也是一脸诧异。一屋子的人,除了苏沐橙和抽烟抽得给自己打了个马赛克一样的叶修,都或多或少地吃了一惊。

        “陈果为什么会在这里?”方士谦第一个反应过来,“打伤王杰希的真的是你?”   

        王杰希受伤了?而且,打伤他的还是叶修??陈果试图理解现在究竟在发生些什么,但她无论怎么思考都觉得大脑被惊得一跳一跳的疼。陈果再仔细一看,叶修穿着一身连平时上班都不会穿的黑色西装,剪裁精良,这不是跟她遇见的神秘人一模一样吗?  

       “我说过了不是我。老板娘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王杰希能力不足,如果不是我及时把她救走,你现在不可能看见活着的她。”叶修显得相当不耐烦。

       室内又陷入一片鸦雀无声的沉默。陈果很想发问,但又不知从何开口。

        “老板娘,”陈果看向魏琛,这个平时嬉皮笑脸,做起事情又滴水不漏的男人,如今以一种让人感到陌生的深沉表情面对着她,“事到如今,我觉得我也该向你坦白了。”        
        “是,什么事?”陈果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         “我不是人类,我是食尸鬼,”魏琛停了一下,“在座的‘人’,除了方士谦,我们都不是人类。”  

       陈果心跳快得让她反之产生了一种心脏马上就要骤停的错觉----魏琛不是人类,叶修、苏沐橙全都不是人类?!她下意识地去看在场的唯一一个“人”----方士谦淡定的好像从没听到魏琛说的话一样。

      “你、你是什么意思?”陈果只能用这种应激反应,来缓解巨大的冲击对她造成的心理压力。

        “等一下,我有个问题,”不等魏琛回答陈果,方士谦先发问了,他眯起的眼睛目光锐利,“如果说,你们都不是人类,那‘叶秋’,你的身份,可是有疑点啊。三年前嘉世在役军人的名册上可白纸黑字的写着‘叶秋’是个人类。”

        “我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叶修面对他的质疑不为所动,“这已经超出了你应该知道的事和你需要知道的事两者的范围。”

        方士谦盯着他,脸上愠色分明。

        双方僵持不下,方士谦揪住叶修身份的疑点不放,而叶修拒绝对此透露只言片语;陈果则沉浸在“大家都不是人类”“叶修是‘叶秋’”的震惊之中;魏琛此刻深深地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沐橙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听着。其实她在听到方士谦对叶修的身份提出问题来的时候,暗暗地提了一口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可紧张的,苏沐橙安慰自己。
    
         “那……要不然我们先吃个饭?”苏沐橙突兀地说。

-05-

       要不是苏沐橙这么说,陈果都没有意识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主要是因为叶修和苏沐橙的住所位于一个老旧小区的一层,采光本身就不好,窗帘一拉,基本上一天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

        苏沐橙话一出口,满屋的人先是一愣,叶修紧接着发出一阵爆笑,魏琛“哧哧哧”地肩膀抖个不停,就连方士谦也不禁莞尔。

        她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去厨房吧,冰箱里还有昨晚的粥。”

        五个人排着队去了厨房,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房子小,仅仅五个人就能把空间占得满满的。方士谦大大方方地观察起内室------陈果刚刚起床的房间看起来本来应该是书房,现在估计是叶修住着,另一间卧室关着门,大概就是苏沐橙的房间了。卫生间小小的一个,洗衣机花洒洗手池和便器全部挤在一起,厨房餐厅二合一,把餐桌打开就没有什么多余的空间了------曾经嘉世的队长,年薪少说也有百八十万,居然落魄到住这种房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叶修家里平时没有什么人来访,除了偶尔会来蹭饭唠嗑的魏琛,和基本上一年才会露一次面儿的关榕飞,所以餐桌只配了四张折凳。叶修盛了四碗粥,分给陈果苏沐橙方士谦,自己站在一边捧着一碗。

        陈果觉得叶修现在西装革履却只能站着喝粥的样子很搞笑。

        “这粥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一旁的方士谦犹犹豫豫地问到。

        “放心,有也吃不死你。”

        “没有的!方先生放心吧。”

        叶修和苏沐橙异口同声,苏沐橙转身踢了一脚叶修的腿杆,后者一哆嗦,缩到厨房角角里去了。方士谦决定无视边儿上站着的那个欠打的,冲着苏沐橙抱歉一笑,抿了一口表示信任。

        陈果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白粥,好像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米粥啊?方士谦在担心什么?难道……陈果意识到自己忘记了这家主人按理说应该完全不吃普通食物的事实,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你为什么那么听她的话?为什么我刚刚跟你解释了那么久你都不信?好歹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吧!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叶修冲着方士谦气势汹汹,和他现在躲着苏沐橙缩在角落里的样子完全不符。

        “我当然听美女的话!你的话能听?你这只现在连身份都疑点重重的老狐狸!再说了,谁跟你是‘老相识’!要点儿脸!”方士谦反唇相讥。

        “老相识”?叶修和方士谦早就认识?陈果又困惑了,这两个人怎么会早就认识?那为什么之前在医院里碰到的时候没有看出来?

        叶修刚想反驳什么,被苏沐橙一个凌厉的眼刀堵了回去,气呼呼地在角落里猛灌米粥。

        “方先生,”苏沐橙放下汤匙定定地看向方士谦,“请你相信我们。自从我们搬进这座城市,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更没有做过伤害任何人的事。对你有所隐瞒,是我们也有苦衷,还请不要过分追究。”
       
        方士谦看着苏沐橙,试图从她精致的五官看出什么端倪,但苏沐橙波澜不惊的脸上毫无破绽,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的、不容拒绝的强硬,方士谦觉得这眼神似曾相识,可在他的印象里,这分明是他踏入这间房子来苏沐橙第一次跟他正面交涉:“……苏,小姐,这毕竟事关重大,单凭现在我所知的,还不足以让我决定要不要帮你们。”

        “那你就别帮啊,”叶修又说话了,“反正其实我们也不是特别需要你的帮助。”

        “……”

        默默喝粥的陈果都替方士谦尴尬,不过这种欠打的姿态才是叶修常有的嘛!陈果突然觉得可能没什么需要替叶修担心的。

        “不需要吗?”方士谦危险的眯起眼睛,“现在可是有多项证据表明,你就是这几个月来H市连续发生的凶杀案的罪魁祸首!”

        “你们有什么证据?一段模糊不清的监控录像,一个神志不清的流浪汉的证词,还有几个特殊的伤口?这种可信度中等偏下的证据,根本不足以将我定罪,”叶修的笑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况且,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方士谦并不惊讶叶修对案子的取证进度知道这么多,毕竟也是前嘉世队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沦落于此,但一定像他一样,还有一些得到情报的手段。

        他觉得此刻进退维谷: 一来是这人的真实身份,既然关榕飞这么肯定他就是“叶秋”,那他的身份应该不会有假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又为什么从“叶秋”变成叶修,也许这真的有什么值得探究的故事;二来,叶修这边不知道有什么自己需要的信息;或者没有,他只是想要诳自己去帮他洗脱罪名;再者说,H市的失踪和连环杀人案也不能确定究竟与此人有没有干系,也许他真的不需要他方士谦的帮忙呢?

        该怎么办呢?

-06-

        方士谦妥协了,方士谦走了,方士谦走前提出要一起带走陈果,被叶修拒绝了。陈果莫名其妙:我一二十好几的自由人,怎么跟个东西似的想带走就带走想扣留就扣留啊?都不问问我的。可是陈果对现状一头雾水,陈果委屈。

        等方士谦走了,陈果叶修魏琛和苏沐橙四个人一起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气氛略尴尬。

        陈果偷偷去瞄魏琛,他眉头紧锁阖着眼睑,不知道在苦恼些什么。陈果注意到,魏琛今天似乎话格外的少。

        “老板娘啊,”叶修吐出一大口烟,把自己炝得迷了眼,“最近要委屈你一下了。”

         陈果刚想问他要干什么,叶修的下一句话让她睁大了眼睛:“你得留下跟我一起住。”

        “为什么?”陈果有点恼火。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先是被打晕,又被告知自己一直以来以为知根知底的朋友她原来根本就不了解,她被叶修和方士谦的对话绕的找不着北,从头到尾谁都没有想要给她一个解释。

        “为了你自己的安全。”叶修说

        陈果刚想说“王杰希能保护我”,就被叶修的一句话堵了回去:“王杰希已经败了,没有人能保证下次他能活着。”

        陈果觉得叶修说得有道理,可是又替王杰希生气,只好气鼓鼓地瞪着他。

         “AGO过不了多久就会找上门来了,我还需要你在我身边,帮我谈判。”

        “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给你当人质吧?”

        “……差不多。”

        陈果从来没觉得叶修有这么面目可憎:“你!杀人的不会真的是你吧?我要回去!”

        “果果,”苏沐橙突然说话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省生气,又害怕又一头雾水。可是在这点上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既然最初我们决定加入‘正义的一方’,即使退出,也不会去做些伤天害理的事。”

        “……”苏沐橙这么一说,陈果又觉得心里愧疚,不该随便怀疑叶修的。

        “沐橙,你住到老魏那去。”

        “我要留下!”

        “不行,”叶修坚决地看着她,“我没有多少把握,不能让你跟我一起冒险。”

        “我不在乎!”苏沐橙显得情绪激动,“如果你被带回CGO,只有我一个人留下的话,还不如两个人一起回去!”

        叶修似乎迟疑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来:“不行,你跟着老魏。”

         苏沐橙不说话了,和叶修无声地对峙,半晌,败下阵来:“……你保证你会回来。”

        叶修笑了,很爽朗的样子:“嗯。我保证。”

        “你等等,”陈果问,“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要故意被抓住?”

        “是啊,”叶修笑得云淡风轻,“将计就计嘛。”

-07-

        方士谦好不容易把车从叶修家曲里拐弯的小区里挪出来,看了下表------九点多钟,王杰希应该还没醒。

        出了小区又堵车,叶修家在市中心,早高峰持续的时间更长。方士谦觉得窝火------以后再也不来这老狐狸家了!
 
        方士谦和叶修确实早就认识,他还在微草的时候参加过和嘉世的电话会议,打那之后两人时不时会在网上聊聊天,但是从没有见过------两个钢铁直男,怎么可能会想到问对方要照片呢?直到三年前那场袭击,方士谦一直都以为自己和“叶秋”算得上是朋友。

        两年前,方士谦的老队长林杰突然失踪,疑似在调查当年那场嘉世的袭击时遭遇了不测。方士谦费尽心思调到H市的医院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两个老朋友的下落。

        如今“叶秋”是找到了,怎么就变成了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了呢?

        方士谦最终还是决定帮他,比起怀疑叶修的清白,他更愿意相信这位从未谋面的同僚还有着最初从军时的操守。

        何况------放长线吊大鱼,他还需要这个叶修帮他引出有关于林杰的消息。

        问题就是,要怎么跟王杰希解释了。

        方士谦一个潇洒的转弯,绕出了拥堵的街区,一下子觉得心胸开阔------管他呢,他不是要将计就计吗,那我就等着“渔翁得利”吧。

        一回家,发现王杰希已经醒了,穿着方士谦提前放在他床头的T恤中裤,咬着面包片看报纸,很有中年老干部风范。

        方士谦想着,忍不住偷笑,伸手抅拖鞋:“醒来了?”

        “嗯,你去哪了?”王杰希问,又觉得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谢谢你。”

        “不用,”方士谦笑,“刚有个急诊,我去了趟医院。你放心休息,我没病人,下午才去值班。”

        “哦。”王杰希觉得有点儿不自在,毕竟前天晚上才跟方士谦闹了别扭,“你没有找到陈果?”

        昨天晚上,王杰希昏迷前给方士谦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去找到陈果,然后再来接他,后来发生的事他就不知道了,醒来时躺在床上,胸前的伤口做了处理,不见方士谦和陈果踪影。

        “没有,”方士谦不假思索地回答,“但是我觉得……我觉得她应该已经脱险了……你,你让她快跑,她都往市中心跑了,她公司离市中心也不远……”

        王杰希放下报纸,盯着方士谦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前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方士谦被王杰希的大小眼盯着,很淡定。“是啊,”他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我昨天趁你昏迷,在你屁(打,个,码)股上画了个王八。”

        王杰希不可置信的地瞪着他,方士谦拍桌狂笑。

        过了一会儿,方士谦不经意地问王杰希:“你知道袭击陈果的凶手是谁了吗?”

        “是叶修,”王杰希肯定地回答,“而且,说不定他跟H市最近频繁发生的失踪、杀人案也有联系。”

        方士谦不说话,等着王杰希继续说下去。

        “我已经申请了搜查令,不出明天,不管陈果是死是活,都能找到她。”

评论(2)

热度(11)